我与异性合租的那些年

夜非色龙

都市生活

赵峰和朋友合租在一个套房里,因为一些小意外,不小心睡了兄弟的女人、闺蜜、OL、同事 ...

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五章 监听做爱

我与异性合租的那些年 by 夜非色龙

2018-12-4 21:01

我回去的时候是星期天,主要是方丈给了我电话,约我周末回去喝酒。

  方丈就是我们宿舍的老三,他真名叫方万山,本地富二代一枚,当然也只是小有身家,家里有两个厂子,还没到富得流油像现在王思聪这么豪。

  当然刚开始读书的时候倒也没发觉,也就是他的生活费会比我们多一点,衣服要贵点,还有女朋友,基本上一个月换一个的节奏,号称我们系的流水码头,是个船都要停靠一下。

  方丈本来希望能我叫他的艺名“方文山”,可惜人家方文山太出名了,人家是才子,而方丈是财子,他的花心又太有名了,所以最后给我们叫了个方丈的别名。杏吧首发

  吃饭的地方选在我们学校附近的一个大富豪酒楼,听着就很俗气,其实饭店是真的俗气,只不过因为当时我们都还在大四,都还留在这座城市,所以还没完全摆脱学生的消费习惯,方丈就约了我们在这个地方吃饭。

  我是最后来的,路上我只听方丈说他叫了我们寝室的几个还有几个玩的来的朋友,原本想着就是朋友聚餐,还都是大学兄弟,那一定是不醉不归的,我当然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到包房门口的时候我发现情况有点不对,不止方丈、刘波还有马仔,还有他们各自的女朋友,另外包括两个平常比较玩的来的朋友,以及几个没见过的美女。

  是的,他们叫来的都是长的不错的美女,因为我们寝室几个人都是形象不错的男生,方丈不说,一米七几,年少多金富二代。

  刘波是自主创业年少企业家,少年老成,也有一米八左右。马仔带着眼镜,外表斯文,长的很白净。至于我,一个一米七五的个子,不高也不矮,就是相对来说要话少点,恩,我比马仔话还少。

  所以他们认识的美女确实比较多,今天这阵仗也没提前给我说。

  当然和兄弟见面免不了一顿喝酒,大家都很尽兴,因为实习之后大家都各忙各的,确实很久没见面了。

  当时方丈还特意给我介绍了在场的妹子,有几个是学妹,有几个是我们同级的,都是方丈女朋友的朋友,一起介绍出来玩的。

  当然他们的女票我们都见过,像马仔的女朋友我见过两次,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人小小的,挺热情的,当然如果不是从网吧学了那么多出口成脏的中文表达方式,也是挺乖巧的。

  方丈的女票又是刚换的,是个长相甜美的女生,至于刘波,今天没带他新女朋友来,不知道他和雯雯现在是什么状况,当然我也没敢开口问。

  当然方丈还特意很好意的要个给我介绍女朋友,好吧,其实我对这些闺蜜学妹什么的真的不太感冒,谈恋爱对我来说是挺无聊的事情,大学四年暧昧过的女生不少,正儿八经谈恋爱还真没谈过。

  因为我是个游戏迷加作家,恩,就是热衷打游戏,偶尔还会写一些网络小说。确实没有时间哄女孩子。

  当时我也是尴尬的应承了一下,结果刘波还在旁边起哄,说我是绝世处男……杏吧首发我的亲哥,我是不是处前几天你不是看到了么?虽然你没看到床上的女人,但是床上的男人绝壁是我啊?

  好吧,这都是我们成年人的玩笑,那天晚上饭吃的差不多,方丈和我们几个男生一起合计了下大家AA开了个KTV准备趁着周末好好嗨一下,毕竟难得兄弟几个有空一起玩。

  好吧,当方丈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去往KTV的时候,我被刘波拉住了,当时虽然大家都喝了不少酒,但是我的脑袋瞬间清醒了,我不知道老波这是要干啥,难道雯雯都给他说了?

  最后老波给我说,他和雯雯冷战两个星期了,其实出去玩玩以后,发现还是雯雯好,所以他今天想去找雯雯,因为他们也没实际上分手,这段时间也一直在联系,只是没见面而已。

  至于为什么叫上我,完全是因为我没女朋友啊,方丈和马仔都有女票,总不能带着一群男女一起去找雯雯嘛。

  其实我的内心是拒绝的,这一个星期我也完全没有见过雯雯,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她,甚至不知道她见到我会不会突然爆发,而且最近我还一直把刘波的情况跟她说,她肯定也完全了解刘波在外面乱搞的事情,如果他们当面撕逼起来,我就更加要躺枪了。

  当然最后刘波还是拉着我去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脑回路里难道觉得全世界的女人都是傻子么?这么久的冷战,还有不联系,难道想回到过去就回到过去?

  恩,当然,可能,这个世界真的就这么神奇。

  刘波找到雯雯的时候,雯雯正在和她的朋友在外面吃饭,我们就到了市区的一个餐厅找他们。

  他们见面之后刘波就是趁着酒醉抱着雯雯,说最近出差好辛苦,好想他们家宝贝什么的。

  讲真,几天没看到雯雯,她还是那么淑女,穿着白衬衫,黑色小短裙,露出不长不短的一截玉腿,头发还是自由的散落在肩膀。

  只是我离得远远的,有点不敢看她,雯雯当然也看到我了,我离了他们大概十几步的距离,就看到雯雯看我的眼神很奇怪。

  那是一种她从来没有露出来过的眼神,有点像冷淡,又有点审视,还有点狡黠。从前她看过都是很温和的,毕竟我们都是普通朋友而已,但是那天晚上和抱着刘波看我时的眼神,真的有点让我疑惑。

  因为喝了酒,我本身就有点发热,又是快到夏天的时候,看到雯雯的眼神我开始冒汗,不知道是担心她会和刘波摊牌还是怎么了。

  但是没等我紧张出个结果,雯雯的朋友过来和我打招呼了,杏吧首发她叫雪,是雯雯的朋友,因为有点事回国内暂住半个月,所以雯雯把她安排在我们房子里了。

  这就是我和异性同租室友的第一次见面。

  雪是个美丽的女孩子,真的很漂亮,满分十分的话,起码有八点五分,在我的朋友圈范围内,但看颜值应该算是最好看的一个人。

  高鼻梁,大眼睛,有种混血的感觉,很像一个电视上的明星,但是喝过酒之后我的脑袋转不快,记不清楚到底像哪个明显。她穿着得体的嫩绿色连衣裙,长发飘飘,比之雯雯更多了几分仙气。

  当然她的身材很好,虽然穿着仙气,但是看身材应该是经常健身的那种女孩子,不像雯雯这一类国内的淑女,没有肌肉,雪的肌肉曲线有点明显,而且她美黑,就是肤色有点小麦色的样子,应该是特意晒的。

  我也尽量保证礼貌的和她聊了几句,雪在加拿大留学,他们家其实都算移民在加拿大了,好像他们家里条件还不错,因为最近她回来是处理国内的一些产业上的事情,至于她为什么不住酒店要住我们的那个房间,雪没有给我说,我当然也没有冒犯的去问。

  当然后面的故事并没有很狗血的发生撕逼,不知道刘波和雯雯说了什么,他们居然又甜蜜的手牵着手走了出来,而且刘波还给我说今晚不回去了,让我好好照顾雪美女。

  雯雯也拉着雪开口:“雪,你跟赵峰回去吧,他可是个纯情小处男,正人君子,你放心好了,如果他敢欺负你,告诉我,我把你打飞他。”

  说话的时候雯雯的眼里带着笑,但是看向我的时候,我明显看到她眼神里的异样的气愤,我明智的没有说话。

  刘波在旁边嘿嘿嘿的笑着,“就是就是,走,雯雯我们走。”

  他们就这样离开了,我理不清楚雯雯怎么完全没有在意刘波的样子,他们这么晚一定是去开房了,刘波有两个星期没有操雯雯的嫩逼了,雯雯也好久,哦。不对,应该是有几天没有被操了。

  看两个人热恋成奸的表现,我真的有点搞不懂,或许这也是我一直没谈恋爱的原因吧。

  后面我和雪没有先回家,虽然我想直接回去,因为看着雯雯和刘波离开,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酸酸的,这他妈更奇怪,明明是我睡了别人的女朋友,而且还没被揭穿,我应该庆幸才对,怎么会变成我不舒服了?

  晚上雪叫我介绍本地的夜场,说回来还没倒好时差,这个点回家也睡不着,主要是她说她在国外玩惯了,回国不玩玩她也睡不着。

  好家伙,一个社会玩家。杏吧首发

  所以我这个很少去夜场玩的直男和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算是华裔的美女就这么去了酒吧。

  别看在雯雯和刘波在场的时候雪只是落落大方,但是到了夜店,雪的本性让我吓一跳,我在吧台喝酒,她在舞池跳舞,酷炫的灯光下,她穿着浅色连衣裙跟随着音乐疯狂扭动。

  甩头,扭臀,抖腰,加之又长的漂亮,马上就有好多男人上去和她贴身热舞,她也没拒绝,一看就是纵横夜店的老手,估计国外的女孩都比较开放吧。

  夜店那种地方,大家都知道,只要你有点姿色,那帅哥美女照样都有聊得来的,所以雪很快就和酒吧的一些人混的很好,在吧台就有几个帅哥请她喝酒。当时我在想,看看人家,一秒钟交十个朋友,再看看我,嘿。

  雪真的很受欢迎,她在舞池的舞姿动人,我坐在近处都看到她裙下那白色的内裤了。当然因为灯光昏暗,其实看的并不是很清楚。

  而同样是灯光昏暗,有些男人就开始贴着美女行动起来,一些个男人兴奋的用他的下体在舞池顶来顶去,不少玩的兴起的女人还扭动臀部配合着男人的定动,这类似性交的场景也就夜场能出现了。 在我身旁不远处,一个打扮风尘,衣着暴露的女孩正和一个男人疯狂的扭动在一起,虽然没有直接开干,但是那相互配合到极致的撞击还真有几分味道,那男人连手都从妹子胸口伸进去了,真他妈牛逼。

  不一会,两个人从舞池扭动下来,男人一边抱着女孩,一边快步走向卫生间,这是又有哪家女孩要在厕所被人给干了啊。

  我想这位国外回来开放的雪同学应该今晚不会回去了,我就想上去打个招呼先回去了,就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

  居然是雯雯打过来的,我连忙起身跑到酒吧外面,接起了电话。

  “喂?”

  “赵峰……你送雪安全到家了么?”

  “嗯。还没有。”

  我只能老实说,杏吧首发毕竟大晚上还在酒吧,确实有点离谱。

  “啊……为什么……还没有?”

  雯雯说话有点断断续续,似乎喘不过来气。

  我把情况说了一下,对面只有浓重的鼻息,过了一会雯雯似乎重重吐了一口气出来说道:“那你一定要安全的把雪送回去哦。”

  “好的。”

  实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现在雯雯应该和刘波在开房吧?

  这么一想,我的胸口居然有点闷闷的。

  “那我挂咯?拜…拜拜。”

  对面雯雯的声音有点上气不接下气,我叹了口气,“拜拜。”

  然后我就等着雯雯挂断电话,但是等了几秒钟,似乎雯雯都没挂断,只听到一点杂音,似乎是手机和布料摩擦的声音。

  随后听筒里传来的是我无比熟悉的声音。

  “啊…啊…啊……老公……你好坏。”

  这是雯雯的淫叫声,我听过太多次,简直不能忘记。

  “怎么样,雯雯,老公操的你舒服么?”

  这是刘波的声音。

  我能猜到这是刘波正在操雯雯呢,刚才雯雯居然在刘波操她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这么想着,我的大肉棒迅速的弹了起来,为了不被人看见,我只有找个角落躲了起来,继续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

  我能想象到现在的画面,刘波正抓着雯雯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用他那个大肉棒狠狠的操着雯雯的嫩逼,那个粉红粉红,一线禁闭的嫩逼。

  “你电话挂了么?可别让老二听到。”刘波说着。

  “挂了,啊……你放心嘛,啊……你个坏蛋之前在家里干人家那么狠,人家的叫声早就被他们听去了。”

  “啪啪啪啪啪……”

  电话中清晰的传来肉体碰撞的响声,“雯雯你最近想我么,老公我可想死你了。”

  “怕啪啪啪……”

  “恩,啊……我,我也想老公啊。”雯雯边喘息着边说道:“没有老公的大鸡巴,雯雯的下面好空啊。”

  我简直没想到雯雯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要知道我操她的时候,她都是尽力忍着没有说话的。连叫声都是那么压抑,没想到在刘波操她的时候,变的这么淫荡。

  “哈哈哈,那是,你老公我这十四厘米的大鸡巴,可是男人中的极品,你能遇到那是雯雯你的性福啊。”刘波得意的笑了起来。

  才十四厘米就这么嚣张?那我十八厘米的不是要当吊王了?

  肉体撞击声继续,现在的雯雯仰躺在床上,让刘波在她的两腿间奋勇抽插着,没有穿胸罩的两个乳房生机勃勃,虽然不是巨乳,但是在刘波的操弄下也是上下翻腾,好不性感。

  “对了你可别再说老二是个纯情处男了,这小子坏的很呢。”刘波变操着雯雯,一边说道。

  “怎么,怎么回事啊。”雯雯扭动着腰肢,承受这刘波一次一次的撞击。

  “老二早不是处男了,前几天我还在家撞见他在做爱呢。一天还在装纯。”刘波得意洋洋的说道,好像他撞破了什么机密,赶着要和别人分享。

  当时我听到的时候就一下子愣住了,刘波居然在和雯雯说我那天在操逼的事情,那天我可是当着你的面把你女朋友操了啊,老波你怎么心这么大啊。

  “啊,啊,啊……”刘波说道这个的时候,鸡巴又变硬了,他狠狠的操了一顿雯雯的嫩逼。

  “你,你看到的?”

  雯雯用一种不是很相信的语气问道:“他,他和谁做爱呢?”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雯雯和刘波说出这样的问题,我突然更加兴奋了起来,因为我和雯雯都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那天在被窝里我的大肉棒操的到底是谁,但是刘波不知道,他还以为他发现了我的什么秘密,现在正当做炫耀的资本和雯雯说。

  “不认识,看着也不像什么正经姑娘,估计就是个做鸡的吧。”

  刘波得意的说道,说着他的腰身更加用力,狠狠的撞击着雯雯,他没说他没有看到我操的人的脸,而是吹嘘我操的不过是只鸡。

  他这是说雯雯是妓女?我越听越兴奋起来,雯雯也好像和刘波操出了感觉,说道:“老二居然操了只鸡?现在的女人真是随便呢?随便花钱就能带回家被人操啊。”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阵阵淫水声传来,想来刘波和雯雯的操逼作战到了关键十分了。

  “那可不是,老二找的那种逼,就是送给我我都不操,我这辈子只要操雯雯一个嫩逼就够了。”

  “啪啪啪……”

  “啊……你坏死啦。”雯雯突然大声淫叫起来,“你难道要学老二还想操其他逼么?老二找的那只鸡的逼是不是送给你你也不操啊。”

  “那是当然了,呼……我只要操我们家雯雯的逼啊,我要操死你。”

  刘波猛的一阵喘息,随后雯雯传来一声尖叫,他们两人的性爱大战持续了十分钟不到就结束了。

  “雯雯,爽么?”

  “舒服,老公你好坏哦,这次又是十分钟呢,真厉害。”雯雯的恭维我怎么听着怎么不舒服,十分钟就厉害了,那我每次一小时以上,应该更厉害才对啊。

  “那是,你老公我可是本院最强大吊,其他人没法比的,就拿老二来说,上次我撞见他操那只鸡,不过五分钟就射了,真是丢脸。”

  我……

  不知道雯雯什么心情,被操的那只鸡就是她啊,刘波有本事雯雯她当时被我操了一个多小时还内射是什么感觉。

  “恩,还是老公厉害呢。不过既然你说老二都不是处男了,我真担心雪会不会被他给操了,不行,我要再打电话给他问问。”

  说着又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手机被人拿了起来。

  “嘟嘟嘟嘟。”

  是按键的声音。

  我不知道雯雯是怎么回事,通话明明没断,她应该能看到,难道现在她是故意的?

  隔了几秒钟,那头传来声音。

  “喂,赵峰啊。”

  我咽了口口水,压抑了一下下半身的紧张,说道:“喂,雯雯啊,有什么事。”

  “很晚了,你带雪回家好么。”

  “恩。好。”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这是从电话里传来刘波的说话声。

  “雯雯,我去洗澡了,你等下一起来吧。”远远的声音传来,明显是刘波在房间里走动。杏吧首发

  “好的,亲爱的。”

  两人亲密的互动着,我不知道应该挂断还是应该继续,但是我没有继续说话。

  “刚才你都听见了?”雯雯的声音。

  “呼……是的。”我摸摸头,难道真的是雯雯故意的?

  “他可没疑心呢,你别自爆咯?”雯雯带着点笑意说道:“听到我在做爱,难受么?”

  说实话,我真的有点难受,既有身体的难受,也有心理的,但是我不知道雯雯到底想干嘛,只能沉默。

  “好了,快点去带雪回家,但是别动歪脑筋,她是个好姑娘,要是让我知道你像对我那样对她的话,我一定把你的老二剁了。”

  雯雯的语气有点冷。

  “知道的,我这就带她回家。放心吧,我对她不感兴趣的。”说着我起身往酒吧走去,谁知道那个大小姐玩的多嗨了,别和其他男人出去开房就好了。

  “那你对谁有兴趣?”

  “你……”

  “嘟嘟嘟嘟……”

  雯雯好像很生气的把电话挂了,我也有点后悔,怎么乱说话说出这话了,要是让雯雯生气,可就真的解释不清楚了。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