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异性合租的那些年

夜非色龙

都市生活

赵峰和朋友合租在一个套房里,因为一些小意外,不小心睡了兄弟的女人、闺蜜、OL、同事 ...

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二十二章 收点利息不过分吧

我与异性合租的那些年 by 夜非色龙

2018-12-7 21:21

这一口差点要了我的老命,问题是唯姐还死死的咬着没松开,我简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一把抓住她的脖子。

    “停停停……要断了啊。”

    “呜呜呜呜呜呜呜……”唯姐一阵挣扎想抬头,又带着我的肉棒往上扯了起来,搞得我又是一阵疼。

    “等下,等下,别再拉了,在扯要断了啊。唯姐,我错了,你快放开我。”

    “呜呜呜呜……”

    唯姐口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她的手抓着我死命的摇着。 

    我突然明白了现在的窘境。我的肉棒连带着短裤都被唯姐一口咬住,最要命的是她咬的正好是龟头下沿,这样整个大龟头连带着短裤全被她的小嘴咬住,她现在想松开,但是因为我的龟头太大了。

    她只顾着张大嘴巴一口咬下,完全没注意咬到龟头之后,她的小嘴巴就被撑的满满的,当她狠狠的咬了我一口,准备放松的时候,就发现被卡住了。她只能保持着一个给我口交的姿势,不能脱出口。

    而远处的中学生群体我都看到他们几个男女开始频频往我和唯姐这边看,甚至指指点点的,就我们现在这场面,那直接十八级限制级,又隔断一段距离,也难怪那几个中学生以为我们是两个大胆情侣,在地铁上就公然口交呢。

    当下我挣脱了半天也没个动静,阴茎反而因为唯姐的一咬搞的更加坚挺,而那边几个中学生已经开始直勾勾的看着我们,里面有两个漂亮的女生都毫不遮掩的盯着我的下半身看。

    “啊……我去,这次要断子绝孙了啊,唯姐,你太狠了。”我再一次无奈的叫起来。 

    唯姐想到了办法,她再一次残忍的对待了我,她一手抓着我的子孙根,一手猛的捏住了我的阴囊,剧烈疼痛之下,阴茎都缩小了一点,唯姐趁机把肉棒从她口里拔了出去,然后不顾我悲惨的遭遇,自己跑了……

    因为刚到一个站,她连忙下去找洗手间去了,只有我疼的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看到我们走出去,那帮中学生居然还对我竖了个大拇指,老子要不是现在本身不遂,一定好好教育教育你们。

    之后我只能用一种怪异的,佝偻着身体的姿势跟在唯姐后面,她进洗手间可能是漱口吧,意外毕竟挺突然,我都搞的有点懵逼,明明我只是正常反应,就算有点失礼也没必要下口咬对吧。结果她还有点生气,我还想揍她呢,诶,阴茎疼的跟火烧一样,结果睾丸更疼,路人看到我,就好像我刚去医院割了包皮一样。 

    当然对于唯姐我并不敢动手,除了长期在工作中屈服于她的淫威之下外,今天中午不小心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也是一个原因。当然莫名的被她咬一嘴,我可是记在了心里。

     她好像对我很失望,走几步还嫌我走得慢,但是我怎么走快呢,老子差点没给她咬成太监,所以我也不是很高兴的就是走不快,就这样,我们拖拖拉拉的逛了街,买了一些东西,最后她还算有良心,打了个车带我一起回的酒店。

    本来我的想法是既然这里只订了一间房,那我去再开间房不就完了,虽然要省房费,但是我还真怕半夜被人给阉了。

    只是唯姐没同意我的要求,她把我的行李一丢,笃定的告诉我今晚我就睡这屋,哪也不准去,好在我们这间是标准件,有两张单独的床,既然唯姐这个小姑娘不担心,我一个汉子更不矫情了。

    为了下午的沟通,我们准备了几个小时,主要是唯姐准备,我都床上躺尸,说实话,我的想法是下午我就不去了,我的肉棒留下了一圈牙齿印,想象一下,要是没有短裤隔着,我怀疑它都要出血了,这要命的袭击疼的我腿软。

    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春末夏初的下午,一个美女的女士穿着得体的职业西装,和一个穿着休闲的男人出行为了这个大单而奋斗去了。

    是的,她再一次在房间换衣服,只是换衣服的地方又换到了卫生间,而她出门的时候,我看到她拿着那套白色内衣裤。

    所以唯姐是换一套衣服就换一身内衣,对我这种内裤两三天才换一条的男人来说,真是香喷喷的女人呢。当然唯姐还是没什么好脸色,都是严肃的态度,好吧,平常工作她也就这个态度,我不知道她是生气,还是就这样了。 

    路上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是汤灵打来的,他对我的帮助表示感谢,当然在我的眼里看来我不过是早上去了趟拘留所帮她那个嫖娼被抓的丈夫交了罚款让他可以回家而已,至于他回去怎么给汤灵编造谎言就不在我关心的范围内了。

    想起汤灵,这个少妇大姐姐的大大的乳房,我觉得下体更痛了一点,我快速结束了和汤灵的交流,防止我回忆起更多细节而让自己痛不欲生。当然我没忘了隐晦的提醒她三这个数字,毕竟想想以后还有机会和汤灵姐姐一起玩,我还是很愉快的。

    唯姐坐在我旁边斜着眼睛看我打电话,我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故意语气低沉的说话,估计她也没听到什么。

    通话结束她就有种神奇的反应,好像下午她没把我咬伤,我们没闹不愉快一样。

    “怎么,和女朋友打电话,神神秘秘的?”唯姐轻笑的说道。

    “哪能啊,就是个炮友,我太受欢迎了,来投怀送抱的。”我不去看她,故意说的很嚣张。 

    唯姐这下没生气,伸手给我脸上一捏,轻柔的跟我说:“还生气呢?我也不是故意的,意外嘛。”

    这能是意外么,这么狠,我差点都怀疑自己以后要追随中国古代伟大的太监郑和的道路了。不过大男人,我倒总不能真像想象的一样把唯姐打一顿,如果唯姐能让我亲眼看看她的馒头白虎穴我估计也不会生气的。

    好吧,这个要求我是真不敢提,所以只能无奈的接受了现在的现实。 

     下午的汇报安排在一艘穿上,当然不是游艇,而是这个城市出名的内陆湖上的餐饮船,停在不大的码头上,湖水打来一阵阵不大的波浪,让船体看着一摇二晃的,我们走过长长的通道,爬了好多节楼体,我们才到开会的地方。

    会议室在三楼,我们刚到的时候,湖上下起了小雨,江南的雨总是那么温柔,这个湖挺大,一眼看不到对岸,雨雾中隐约浮现湖中心的一些小岛,据说都是近些年旅游开发出来的农家乐和水上游玩的地方,放十几年前,这些岛上也就只有一些家庭条件不好的人才住上面。

    现在倒是成了著名景区或者一些达官贵人修别墅的地方,我们这次谈的客户有好多别墅就修在湖的深处的一片小岛群上。按说这么修还是违反相关规定的,但是架不住有些人手眼通天。

    唯姐对于我长时间站在围栏边眺望湖心的举动很不理解,毕竟还没到盛夏,下着雨的天气外面还是冷飕飕的。

    “小赵,快进来,你在外面看什么呢,这雨下的什么也看不到了呀。” 

    对于她的催促,我只能背对她看着无边山河发表了一下感慨:“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然后身后就没了声音,我挺奇怪,唯姐平常都是我不听话一定要让我按她说的做了为止,今天怎么了?我回头一看,唯姐有点呆呆的看着我,碰到我的目光她微微低下了视线,随手顺了一下头发在耳后。

    “小赵你还是才子啊?看个雨还能看句诗出来?”

    我打了个哈哈,告诉她我可不是诗人,那也不是我能写的诗,那是韦庄的菩萨蛮,我只是看到这个景色脑海里自己蹦出来这么句。 

    但是唯姐还是用挺奇妙的眼神看我,好吧,我估计她或许根本不知道韦庄是哪个。

    沟通的还算顺利,我们给的方案也算合适,客户这老小子和客户的几个代表也都还满意,所以剩下的就是谈一下商务的问题,这块主要是唯姐和他们交流,毕竟我还没什么商务竞争性谈判的经验。

     不过到最后还是没谈完,客户非常热情的请我们在船上饭店吃喝了一顿,最后还去KTV嗨了一番,等到我们结束都是凌晨一点多了。

    我反正全程陪同,倒是喝的不算多,唯姐挺拼的,喝了估计有一斤白酒五六瓶啤酒,最后的最后,客户说要送我们回去,额,而且他还给我们定了另外一间房,在我们酒店隔壁。

    我内心只有一句什么鬼想给他吐槽,白天是你定的房间,只给我们安排一间,晚上又多出来一间,这老小子果然没安什么好心。

    我问了下唯姐,她还有点意识,抓着我不放,说要我和她一起回去。当下我也不管老小子各种明示暗示要签单就要听他的,要不是还扶着唯姐,我直接一大脚踢他脸上了。

    老家伙还想给我来硬的,当时我就火了,我一把把唯姐放在旁边的台阶上,然后一脚踹开了那个老家伙。

    “老小子,你TM今天敢给老子耍横,老子今天命也不要了就陪你玩。”我用一种无产阶级大无畏的眼神狠狠的盯着这家伙,他当然不敢造次,毕竟我当时手里拿着把刀。

    好吧,这是我的一个小爱好,年轻的时候总是安全感不足,出门喜欢携带一些管制刀具什么的,这次坐车过来没带,我就顺带在酒店里顺了一把水果刀带着。

    等我终于把唯姐抗回酒店已经凌晨两点了,因为下雨我们衣服打湿了不少,我把唯姐衣服一拔就给她丢被窝里去了,当然脱衣服免不了抓了两下胸部,摸了一下大腿,但是更过分的事情我还是没做。

    脱光了衣服我就去洗了个澡,因为没带换洗的衣服,所以我打了个光棍,抱着我那受伤的老二钻进被窝睡了。 

    但是这种出差的夜晚总是让人难以入眠,在我还在控制自己别去想旁边床上还躺着个美女的时候,唯姐那边爬了起来,她好像摇摇晃晃的起来找了瓶水喝,黑漆漆的房间啥都看不到,我也没在意。

    接着我的被单一轻,被子被人给掀开了,然后一道火热的身体迅速的躺在我的身边,我一惊,唯姐估计是上错床了吧。我准备轻轻叫她一下,我伸手向前,准备触碰她的肩膀。

    指尖大概前进了二十厘米,触感非常柔软的东西堵在了前面,我不好判断到底是什么,所有我继续向前,用整个手掌碰到了,一个半圆形的,手掌堪堪覆盖住顶端,掌心还有颗微微立起的小颗粒,我当下就判断出我好想一手摸到了唯姐的乳房。

    但是我还是作死的轻轻捏了捏,终于确认,我好像是摸到她乳房了。我忙收回手,我记得给她脱衣服的时候是绝对没有把她脱光的,如果是那样,估计我就忍不住要多做些过分的事情了。所以这是唯姐自己脱的,那她有没有连下面的一起脱掉?我很想伸手到下面检查检查。 

    “呼,对不起,意外意外。”

    我轻轻解释了一下,唯姐的呼吸声很大,但是我不相信她刚躺下就睡着了。结果我等了半天,唯姐的呼吸变的更大声,好像真的睡着了,我的心砰砰砰的乱跳起来,本来压抑的想法开始草长莺飞般疯狂肆虐在我的大脑里。

    反正她已经睡着了,我做什么她可能都不知道,再说她下午还咬了我一口,我晚上又救了她一回,那我收点利息总应该的吧。

    我又探手,缓缓附上那个娇嫩的乳房,不大,只有B罩杯的样子,很软,但是也稳稳的挺立着,手感很舒服,我轻轻加大了力度,右手摸到阴茎,已经完全勃起了,我缓缓撸动起来…… 

字数3562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