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雾

善恶图

人妻熟妇

在我粗暴几乎蹂躏的情况下,妻子鼻音开始变得粗重,我趴在妻子平滑的后背上,双手绕 ...

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366章

女人如雾 by 善恶图

2022-7-2 21:44

  我有些迫不及待了,其实在刚才的时候,我还想打电话顺口问一下妻子,看看他愿不愿意告诉我那一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现在妻子跟马婷在一起根本不方便去询问,而且我跟妻子在一起这么多年以来,我也知道妻子的性格,在以前的时候我也问过妻子,可是妻子没有告诉我。
  如果我再强行追问下去,我相信这是对妻子的一种伤害,无异于往他伤口上撒盐。
  甚至在妻子知道我在家里安装了监控摄像头,把那晚上的情况都拍摄到了之后,有两次妻子竟然差点主动把那些录像给删除掉。
  一直等到这个风波过去之后,这件事情慢慢的淡化下来,妻子才没有继续对那一晚上的录像念念不忘。
  一直等到我回家之后,慵懒的倚靠在沙发上,沉默的抽着烟,我的脑子里在千回百转。
  我频繁的看着表,就那么坐着无聊的拨动电视遥控器,脑子里也不知在想什么,一会儿飘到这里,一会儿飘到那里。
  在我频繁的拿起手机看时间的时候,不知不觉我已经来到家里两个小时了,现在是下午三点,而到现在为止,丽姐还没有给我任何消息,按照他的计划,现在应该是已经把强弩之末的强子给拿下了。
  这样的感觉很煎熬,我也在努力的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毕竟今天把这个最危急的家伙给处理掉,我也能转危为安,心里一块大石头也能落了地。
  “张伟你回家了吗?我跟老伙计喝了一些酒,分开了,我现在回来了,你妈出去逛街了,估计要很晚才回来吧!
  我跟你妈一起回乡下生活也会经常回来的,我怕你妈在那里不习惯开始的时候我们会经常过来。
  你也不用太担心,有我照顾着不会让你妈受委屈的。
  你在这里也好好照顾妍妍……我闺女婷婷和她是好姐妹,我看着跟你关系也不错,到时候也要让你费心多照顾一下了。
  妍妍是个好丫头,不要辜负了他们,从我闺女婷婷离婚之后,其实我不愿意他找一个外国人结婚,可既然他乐意,我也不可能强求孩子们都长大了,当然会有他们自己的主意。
  年纪大了,喝了些酒,脑子有些晕,不知不觉又说的有些多了,你也不是小孩子,我就不多说了,我相信你肯定做得很好,至少比我这个失败的老男人要好很多。
  今天我跟老伙计一起吃饭喝酒,你跟着还对年轻时发生的那件事情很感兴趣,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我相信你有自己的理由。
  这些年过去,其实那个人的长相不年轻了,可我相信我不会认错的,因为还有两个曾经的老工友在一块,所以这个话我也没办法跟你说清楚。
  我有个截图是从新闻联播的画面里一闪而过截到的。
  那人虽然梳着背头,而且也变胖了,变老了,不过他的长相跟年轻时没有多大变化。
  那个人的图片我一会儿给你发过去。
  无论是有用没用,至少你感兴趣我肯定也会很上心的,但是我觉得那个人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就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再说了,这年头哪有这样的傻子,人家可是个当大官的对那些年轻时过去的小事情肯定不在意。
  这么多年我这样的底层人物肯定也联系不上人家,所以如果你想要有需求的帮忙,我是真的帮不上你了。”
  我没有等到李姐发给我的信息,却突然间收到了老马发给我的消息,足足几十秒的语音信息,我仔细的听了两遍。
  在老马说岳母出去逛街的时候,我的心情复杂,
  其实在我看来,老马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木讷。
  更何况岳母这段时间以来,变得愈发了嚣张,如果老马有所怀疑的话,其实很容易就察觉到岳母的异常情况,也不知道是老马不在意,没有发现,也或许是老马想的很开,知足常乐,很多事情琢磨的越多也越心烦。
  这件事情我倒是不在意,我更加在意的是老马竟然还留了一个心眼,没有在他的工友面前说出那个人。
  其实想想也对,毕竟那个人在曾经老马年轻的时候还找过老马不止见了一面,如果那个人的长相没那么大众脸的话,老马肯定会有点印象。
  曾经年轻的时候无意间救下的年轻人,竟然有资格上新闻联播,这对我来说也是个巨大的冲击。
  这样的人物是那么的遥远,应该不会波及到我们这边吧,就像是一个正常的人,谁还会弯腰蹲下去,看地上渺小的蚂蚁在做什么呢?
  而且老马的话语中带着对我妻子的关心和关怀,充满了复杂的情绪,有种对晚辈的关爱,也有种别样的滋味。
  可是我想不通老马怎么又说起了他的女儿马婷的事情,而且还让我多照顾着,这让我心里有些古怪在我看来我和马婷表现的还算正常,按道理来说老马不可能多想的。
  这件事情我倒是不在意,我更加在意的是老马竟然还留了一个心眼,没有在他的工友面前说出那个人。
  其实想想也对,毕竟那个人在曾经老马年轻的时候还找过老马不止见了一面,如果那个人长相别那么大众脸的话,老马肯定会有点印象。
  曾经年轻时候无意间救下的年轻人,竟然有资格上新闻联播,这对我来说也是个巨大的冲击。
  这样的人物是那么的遥远,应该不会波及到我们这边吧,就像是一个正常的人,谁也会弯腰蹲下去,看地上渺小的蚂蚁在做什么呢。
  而且老马的话语中带着对我妻子的关心和关怀,充满了复杂的情绪,有种对晚辈的关爱,也有种别样的滋味。
  可是我想不通老马怎么又说起了他的女儿马婷的事情,而且还让我多照顾着,这让我心里有些古怪,在我看来我和马婷表现的还算正常,按道理来说老马是不可能多想的。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