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雾

善恶图

人妻熟妇

在我粗暴几乎蹂躏的情况下,妻子鼻音开始变得粗重,我趴在妻子平滑的后背上,双手绕 ...

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466章

女人如雾 by 善恶图

2022-7-9 22:17

  声音出现的很突然,而且随着厨房门的紧闭,听起来又是那么的沉闷,似乎里边发生了一些除了洗漱碗筷和收拾厨房之外的事情。我的心里一颤,寻思着我跟岳母在客厅里聊天已经过去了有七八分钟时间,厨房里这几分钟的时间里没有任何的动静,这好不容易出来一个声音,竟然是这么的让我揪心揪肺的。我全身一绷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当我向厨房那边看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厨房门被打开了。
  妻子的脸色有些羞红,微微低头的样子看不清楚,被她那柔顺的秀发给遮挡了一些。
  “刚才我擦拭水池盆的时候手被扎破了,怎么还有瓷碗的碎片在那?疼死我了。”
  妻子一边说着话一边向这边走了过来。
  妻子的手有些湿,应该是刚才出来之前擦拭干净了,说着话的时候还举着手,我看着妻子那白皙的玉手上有一个细细的划痕,而且还有些血珠在渗出来。
  “你没事吧?”
  这时候我心里有些紧张,又有些放松,总之是一种复杂的滋味。
  妻子摇摇头说着没事,岳母也看到了妻子的手背靠近虎口的地方扎破了,赶紧站了起来向卧室方向走着,顺便声音传了出来,“哎呀,我去给你找创可贴。昨天刷碗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一个,我清理了一下没注意其他的,没想到剩下的东西把你的手给扎破了。妍妍,你先坐着等等。”
  岳母摇曳着圆润的丰臀和长腿离开我的视线,在我盯着妻子柔软白皙的小手看着的时候,突然感觉妻子紧紧盯着我看。我抬头看着妻子,妻子的表情有些复杂,同时脸色依旧是羞红的要命,那双美丽的眼睛似乎有很多话想跟我说。
  “你看看你,那是我妈,不许胡闹啊!老公,你真是越来越变态了。”
  妻子说着话,用那只正常的手悄无声息的在我裤裆拍了一下。我这才发现刚才跟岳母聊天的时候,顶起来的帐篷还搭着呢,一世情急没注意就站起来,这样看着更加夸张。我赶紧扶着妻子的胳膊一起坐了下来。
  “刚才你在厨房跟马叔单独相处的时候,都做什么了?你看你脸色红的,肯定有鬼。”
  多年默契之下,我想的什么,通过我的一些细节和表情妻子都能猜测的大概,我也是这样,妻子很多时候表现出来的情绪和样子,我也能够知道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在我询问出口之后,妻子两片红唇紧紧抿在一起,脸色却是愈发的臊红起来。带着羞涩与羞耻感,同样的妻子那充满了紧张与心虚的眼神,更是带着难以压抑的风情与性感。正在妻子红唇微微张开想要跟我说点什么的时候,就听到卧室那边房门响起,紧接着岳母的脚步声再次出现了。
  “来了来了,这是云南白药,先抹一些,然后再用创可贴绷一下就好,还好就一道小口子,一会儿就没事了。那些碎渣子等会儿我让你马叔重新收拾一下,省得以后把我的手也给扎伤了。来,妍妍,把手伸过来。”
  岳母说着话的功夫,已经快步来到了客厅里,坐在妻子的身边另一侧之后,就把妻子的手拉了过去处理伤口。我无奈的看着岳母,心里感慨着来的还真不是时候,你说说你就不能过会儿再出来,让我把想知道的事情都问个明白。
  妻子的手细小的一道划痕,其实没多大的事情,被创可贴绷住之后就好了。
  “这会儿估计你马叔就能忙完了,你们都别去了,让他自己收拾就行,对了妍妍还有小张,你们吃水果啊!尝尝王建买的香蕉,味道很不错。”
  岳母招呼着我们,又顺手吧香蕉掰下来递给我们。我看着香蕉,联想着岳母还用这个有些巨大的香蕉做出那种深喉的动作,我现在也没心情吃,放在了旁边之后说着想抽根烟,就来到了靠近阳台窗户这边的沙发上坐下来,点上烟就抽了起来。
  妻子没有任何的异样,一边坐在这里歇着,一边剥香蕉之后开始一口口的吃了起来。看着妻子性感的红唇不断的张合,那香蕉慢慢的消失在妻子的口腔中,我发现自己的有些魔怔了。因为随着妻子的动作做出来,我又忍不住的幻想妻子努力长大嘴巴,将马叔那黢黑可信的恐怖大肉棒含在嘴里的画面。
  “妈,要不你去厨房帮帮马叔的忙吧,你这样老是让马叔干活也不好。要不等等,我抽完这根烟之后就帮马叔收拾去。”
  这时候我很想支开岳母跟妻子说点事情,可是岳母就是不离开我们的视线范围,无奈之下我只好找理由说着话。
  岳母撇撇嘴巴,看看我之后又看看我的妻子,这时候嘴角才微微翘了起来,然后岳母丰臀离开了沙发上轻声念叨着,“好好好,我去。就忙碌这十来分钟还能把他累着啊?他说干活,半个小时都不带停的,累不死的老牛。你们俩可真心疼你马叔,我这个做母亲的都没有这么受关心呢!哎,真是女生外向,女婿更是不知道心疼丈母娘,你们两个真是的。”
  岳母说着话,继续扭动着充满欲望的腰臀向厨房那边走去,在岳母最后的话语中,我听出来了一些弦外之音。至于妻子跟着岳母长大的,对于她的话听得更是明白,所以妻子这时候脸色比刚才还要红的厉害了,气恼的嘟嘴看着自己母亲的背影,只是张张嘴巴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岳母就去了厨房里,厨房门被岳母带上,只不过没有关闭,留出来一个巴掌大的缝隙。我看着我们所在客厅的角度跟厨房那边是看不到彼此的,于是我吐出一口烟雾来,快速的向妻子询问着,“老婆,刚才我问你的话你还没跟我说呢,这么长时间在里边一点声息都没有。
  马叔和你都没说话根本不可能的,你们在里边做什么呢?出来的时候脸色那么红,你要是不跟我说实话我可生气了。你知道的,我并不排斥这些的,你跟我说说怕什么,哪怕你现在找马叔做点什么我也同意的。”
  我的话语说完之后,妻子羞恼的啐了我一声,然后伸出换上拖鞋的玉足,距离远远的装作生气要踢我的样子。我知道妻子这种小动作已经证明了她的心虚。
  “老公,你真的想知道吗?”
  妻子不敢看我,继续吃着手中刚咬两口的香蕉。
  王建这王八蛋是不是以为以形补形呢,买的香蕉都这么大。
  妻子在说完话之后,又露出故意作弄我的风情眼神,白了我一眼之后,嘴角带着坏笑,然后红唇轻轻张开。这时候妻子张开性感红唇,那巨大的香蕉一寸寸消失,整个没入了妻子的小口中,我看着这一幕,跟刚才看岳母一样的似曾相识。
  妻子做出这个动作之后,我也能清晰的看到她的喉咙也跟着鼓起了好长一截。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