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雾第二部

善恶图

都市生活

正在这时候,妻子浑身一颤,鼻音控制不住的发出轻哼,妻子抓着盘子的小手猛然用力,关 ...

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番外2:天眼镜王蛇:第1章

女人如雾第二部 by 善恶图

2022-7-16 21:03

注:八部众天(即指天神,又称提婆族。佛教中,天神地位并非至高无上,只不过比人能受到更大更长久的福报而已。佛教认为一切事物无常,天神也是要死的。天神临死时有五种症状:衣裳垢腻,头上花萎,身体臭秽,腋下汗出,不乐本座(或者说是“玉子离散”),这就是所谓的“天人五衰”,是天神最大的悲哀。著名的大梵天(原为婆罗门教的创世神)、帝释天(众神的领袖,原为雷雨神兼战神)、多闻天、持国天、增长天、广目天、大自在天、吉祥天等等共33重天。)孤独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孤独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同行者,孤独是为了孤独背后的解脱,孤独的过程,就像是一个寻找真爱的过程。——郭卿敏语从懂事开始,郭卿敏一直在英国伊顿公学读书,无论严寒酷暑,刮风下雨,学生们都必须穿着定制校服:黑色燕尾服、白衬衫、黑色马甲、黑色西裤、黑色英式传统皮鞋、黑袜子。每天,他们都穿着厚重的校服,抱着大大的书夹飞奔到礼堂教室上课。会因为衣服少了领带,哪怕一个袖扣,被勒令回宿舍整理好再回来用餐。在伊顿的教育理念中,时刻保持最好的仪态和着装是最基本的要求。这些微小的细节渗透在孩子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绅士的气质,贵族的优雅,就是在这样的长期修炼中培养起来的。这所私立贵族学校,私校在各个方面比公校要好出一大截。英国66%的议员有私校背景,不少首相还是伊顿公学出来的。2012年伦敦奥运会,几乎所有的英国奥运冠军都是私校毕业的。33%牛津剑桥的学生是从私立中学毕业的,有名的威斯敏斯特公学近一半的学生可以上牛津剑桥。这座最有底蕴的学校,让郭卿敏并不是很喜欢,因为中国人太多太多,有钱的,有权的,很多人都在这里,并且在破坏这座学校的底蕴。从小时候开始,郭卿敏就有着异于常人的高傲,这种骨子里自带的肉棒让她看待一切都感觉很平静,以至于那种平静让所有人感觉她很冷漠,很冰冷。
但是郭卿敏又高傲的本钱,家里的权利是普通百姓接触不到的层次,拥有的财富在郭卿敏眼里已经没有什么意义,甚至她本身的条件不论是样貌身材还是气质,更像是一个标准的贵族。各种二代,其实没有电影或者小说里写的那样,整天炫耀或者去哗众取宠,那是暴发户二代才会做的肤浅事情。真正的权贵二代大多数跟郭卿敏一样,有良好的修养和令人信服的学历,因为家境的关系,从小时开始眼界和格局都不一样。这片土地上人人平等的年代,还会有权贵二代吗?有,只要是有人类并且有群居性的条件下,阶级的分层就永远不会消失。这符号群体生物的进化与生存规则。
但是郭卿敏对那些贵族的绅士运动不感兴趣,唯一喜欢的就是搏击。冷漠高傲的郭卿敏,在她生下来开始就有着比别人优越太多的条件,但是同样的,她失去了普通人根本不在意的肉棒。因为从出生开始,郭卿敏的命运就被家族注定了。那位年老的爷爷,没有任何的职务,可是因为是开朝那批,所以很多部门要员的长辈,都是她爷爷的部下,至于父亲与叔叔辈,都是别人难以企及的存在。所以也注定了郭卿敏的婚姻与未来,也不属于她自己。
但是郭卿敏不想这些,平静到冷漠的冰冷女人,痴迷被贵族视为野蛮的搏击,何尝不是一种发泄。毕业回国之后,郭卿敏曾经跟自己的父亲谈论过几次,可是不欢而散,甚至郭卿敏想办法,去把对方那个混账去私人的高端会所玩乐的录像都给自己的父亲看过,可惜她父亲比她更加平静,这件事情没的谈。郭卿敏不理解自己的亲生父亲为什么会这样,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件货物,哪怕她的身份和资格再高,终究是个有价格的商品,只不过这个价格与利益对于家族来说会很大很大。现实永远要比小说狗血很多,郭卿敏看着跟自己订婚的人,坐在奢华如皇宫的会所房间在眯着眼睛品着红酒,另只手吊着雪茄,可是跪在他腿间的两个女人正卖力的用口舌去吞吐舔舐,伺候着这个位高权重的公子。郭卿敏在犹豫,可是她感觉用自己的感情去换取这一切想要的肉棒,并不是自己能够接受的。
当郭卿敏看到自己两个哥哥也是娶了不喜欢的女人,每次相敬如宾,可偏偏少了欢笑与幸福的感觉时,郭卿敏就是感觉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又有一天,因为包办婚姻的事情跟父亲大吵一架,郭卿敏冲动的开车就离开了家里。郭卿敏只是开车向前,到了哪里她并不知道,在接近一天一夜的走走停停中,车子在一个荒凉偏僻地方抛锚了。
郭卿敏心中郁气不得出,利索干练的下来车,后备箱里找出一根棍子就开始对着这辆车狠狠的砸。
当发泄一般的把车窗玻璃和车体砸的坑坑洼洼时,郭卿敏握着手中棍子在气喘吁吁,这才发现不远处一个有些瘦弱的身影在注视着自己。被郭卿敏发现了,那个瘦弱男人有些担心的问着,是不是车坏了,需要帮忙吗?郭卿敏没理会,只是扶着车身在喘,男人又问了一句之后,郭卿敏毫不在意的说了一个滚。男的有些害怕,还是在坚持着的说自己不是坏人,要是车坏了气也没用,就去他那边休息一晚上。这个瘦弱倒有些老实的郭卿敏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没理会他。郭卿敏休息够了,取了瓶水喝了两口,这会儿应该在这里的待了半个小时,也变得更深了。看看四周的时候,郭卿敏发现那个瘦弱的男人还没离开,只不过因为天黑的关系,正双手塞进另胳膊的袖口里,怎么看怎么土气。你怎么还没走?郭卿敏问着。黑暗中男人的样貌看不清楚,但是郭卿敏感觉到男人在笑:你车坏了,晚上没地方去,而且玻璃都被你砸坏了你在车里睡会很冷的,所以我就在这里等你了。郭卿敏看着这些黑暗中的身影,感觉这个男人就是个傻屄。这是郭卿敏第二次用粗俗的言语在心里骂人,第一次是骂那个跟自己订婚的男人。最终郭卿敏还是跟着这个瘦弱男人一起离开了,走了几百米,转过了一处山包,郭卿敏才发现这个男人说的地方在哪。看着眼前这个破旧的院落,里边昏暗的灯光轮廓下,郭卿敏看了很久才发现这这是一所破旧不堪的小学校,土地面的肏场院墙残破,篮球架已经朽烂不堪。有了昏暗的灯光,郭卿敏跟着这个瘦弱的男人走进一个宽敞的房间时,才看清楚这个男人的样子。男人很年轻,看起来跟郭卿敏差不多,因为瘦弱的关系看上去或许还小一些,短发,长相普通,眼睛有点小,一笑起来眼睛都没了,但是笑起来的样子很傻。男人在看清楚郭卿敏的身材样貌的时候,有些惊讶,或许是在这个偏僻的地方,没有见过这么漂亮又气质的女人,瘦弱男人有些紧张不安,双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这样的草包男人,郭卿敏见识了太多,也没有在意,问清楚了这里竟然是偏僻的大凉山之后,郭卿敏也有些惊讶,漫无目的开车那么久的时间,竟然来到了这里。男人去烧热水,又给郭卿敏做了饭菜,可惜看着饭菜的卖相,郭卿敏根本没了胃口。喝了两口水的功夫,这个男人已经跟郭卿敏说了很多,甚至还让郭卿敏别怕,自己是个好人。听到这句话,冷漠的郭卿敏差点笑了,这种话她听过男人说过无数次,也见识过太多虚伪的男人,只不过那些男人受到的惩罚,已经足够他们后悔把主意打在郭卿敏身上。
当开车疲惫的郭卿敏想要睡觉的时候,看着这大房间里边的套间。眼前的床褥虽然看起来干净,可是那种破旧还是让有些洁癖的郭卿敏难以忍受。你就在这里凑合一晚,条件简陋没办法,我在外边睡,到时候你把门从里边锁上就好,厕所在肏场的西北角,有点远,到时候还要跑过去。有事情就喊我。瘦弱男人说着话,露出很傻的笑容离开套间,还把门给带上了。疲惫不堪的郭卿敏平时的话根本难以忍受这样的环境,可是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只是脱了鞋子,衣服都没脱,把自己用被子包裹一下,就这么倚靠在床头睡了。因为嫌弃条件真的很烂,郭卿敏这样的睡姿根本说不安稳,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熬到了快天亮,郭卿敏终于起床。穿上鞋离开套间,郭卿敏一下子站住了,就看着在外间,那个瘦弱的年轻男人身体卷曲在破旧的木头长椅上,身上还盖着一件黄色破旧的军大衣。男人睡的不舒服,可是每当睡梦中把军大衣收紧一些就能感受一些温度的时候,这个男人恬静的脸庞总会带着一种安宁与开心的表情,哪怕是在睡梦中。郭卿敏看着这个男人很久,在她的印象里,自己从没有接触过这种类型的人。
但是不得不说郭卿敏对他的观感好了很多。走到了长椅那边,郭卿敏伸出脚踢踢男人的膝盖把他给叫醒。以为郭卿敏有什么事情,男人赶紧坐了起来,迷糊着看着郭卿敏询问怎么了。
我起床了,你去屋里睡会儿去吧!郭卿敏说完话之后就离开房间去厕所了。
当看到那个户外的厕所,郭卿敏发誓在这里一刻都不想呆下去,对于一想奢华高端的郭卿敏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难以忍受。
当郭卿敏回到房间的时候,那个男人并没有回房间睡觉,正来回拾掇着跑去隔壁两个宽敞房间忙碌着。你会下面条吗?男人间郭卿敏倚靠在门框上双手抱胸看着自己,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问着。
郭卿敏疑惑了一下,不过印象中应该很简单,于是点点头。男人把大房间的炉子点着生的旺旺的,然后架锅加水让郭卿敏帮忙下面条,看着好几卷面条摆在面前,郭卿敏不明白拿那么多干什么。男人又去另一个屋子生炉子去了,郭卿敏看着这个房间,里边还有很多破旧的课桌板凳,有的还是用砖头石块搭建起来的,就连一面墙壁上的讲台和黑板都那么的简陋。郭卿敏看得出来,这应该是个学校。郭卿敏看到水开,就把面条扔进了锅里,接下来的问题就难倒了她,因为她不知道煮多久才会熟。
当男人回来之后见锅里的面条,一坨坨的下锅没搅动,还有粘锅的,而且煮了那么久都煮烂了。男人赶紧捞面条,又煮了十几个鸡蛋。做好这些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把鸡蛋等凉,学生们开始陆续的来到学校。郭卿敏看着这些学生有些异样,与其说学生倒不是说是一个个的乞丐,穿的破烂,显得很脏,或许是见到了郭卿敏这个陌生人,小孩子们都有些怯生生的。
但是见到了那个瘦弱男人的时候,孩子们都露出了真挚的纯洁笑容。称呼着张老师。面对这些学生们,瘦弱男人笑的那么开心,小眼睛都快笑没了,看起来一如既往的傻。招呼着每个学生的名字,又开始分面条,有的学生太冷,瘦弱男人就让靠近路子那坐着,搬来小板凳拿着一个小碗在那吃面条。一帮小孩子围聚在炉子旁吃面条,每个人的碗里还有煮的鸡蛋,叽叽喳喳的吵闹不堪。郭卿敏看的很讨厌,就离开破旧教师回到了之前房间里,后脚男人端着两碗面就走了进来。喊着吃面条,就递给郭卿敏一碗,他自己坐在那喝着清水面条异常满足。你碗里怎么没鸡蛋?我都是先把鸡蛋吃掉才吃面。
我从来不吃水煮蛋,你吃吧!
我不吃,你吃吧,这个肉棒很有营养的。瘦弱男人看起来没有一点男人该有的洒脱,而且郭卿敏这么说根本就不是跟他客气,见男人拒绝郭卿敏直接把鸡蛋扔到了门口。哎呀,你别扔啊,你知道鸡蛋多珍贵吗。男的紧张无比的跑过去把壳都碎裂的鸡蛋捡了回来,剥皮之后见里边没脏,原本还想让给郭卿敏的,但是想想之后,自己就吃掉了。聊天了一会儿,郭卿敏知道这个地方是一所希望小学,只不过这里太偏僻也太穷,没有人关注这里。这个破学校我也是上当了,我是师范毕业的,原本想着来这里实习几个月,毕竟我家都帮我找好单位了,还是势力学校的事业编制,吃教育财政的那种呢!
但是在这里待了几个月之后,有点舍不得这些孩子们,他们太可怜了,经常也有助教和帮忙的来做老师,但是都做不久,我就想着等有人能安排到这里,我就解脱了,可是等了两年了,还是没有人能留守在这里。为了这件事情,我家都快把我骂死了。这个名字叫做张伟的瘦弱男人一边抱怨着,可是脸上的笑容那么开心,还是那么傻。吃过两口面条,那滋味真是糟糕透了,郭卿敏放在碗之后就去了车那边,可惜这车子也不知道哪里坏了,郭卿敏对修车并不了解。耽误一会儿郭卿敏回到了这所破学校,郭卿敏站在破旧的教室门外安静的听着教室里孩子们的欢笑,看着破旧讲台上,那个穿着土气可努力保持安静的瘦弱身影。郭卿敏不能理解,这个人刚才还在抱怨这里,但是转眼间又怎么会露出这么快乐的笑容。普通的脸庞,瘦弱的身影,但是有些傻的笑容,这里跟郭卿敏从小到大接触的,就像是两个世界,这里的一切都让郭卿敏感觉陌生,可是有些踏实。家里大吵一架开始被逼婚,郭卿敏根本不知道该去哪,看着嘈杂的破旧教室里的孩子和那个坚持到现在的年轻老师,郭卿敏准备在这里待几天安静安静。接下来,郭卿敏就待在了这里,那个瘦弱的男人,就成了郭卿敏唯一能够说话的对象。你出来那么久,家里不捉急吗?对了,你这么漂亮追你的人一定很多吧?要不然你帮忙给孩子们上上课?对啦,上次你让我帮你修车,可是我不会,我发现上边有不少零食,我就给孩子们吃了。你不要瞪我,瞪我发工资我还给你钱,在这里出入买肉棒很麻烦的,这些孩子们又没吃过什么好吃的肉棒,你不是他们有多开心。
我还得起啊,不就是那些零食,我一个月工资一千二百块呢!什么?一瓶水就一百多块?你是不是疯了,你这讹人可不行。郭卿敏冷清平静的态度,就如同冰山,并不是故意做出来的样子,但是在这里的几天里,郭卿敏感觉自己在慢慢的改变着。被那个叫张伟的混蛋老师怂恿去讲课,可是看着下边好奇又有些紧张的孩子们,郭卿敏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是聊聊现在的社会与经济的发展,可惜讲了一节课之后,孩子们连同郭卿敏都懵圈了。
只有在门口的瘦弱男人在不断的拍巴掌叫好,兴高采烈的样子惹得孩子们每次都会跟着拍巴掌,可郭卿敏看得出来这群熊孩子只是在维护他们张老师的面子,而且她讲的肉棒,对孩子们来说诱惑力远不如瘦弱男子给他们讲有趣的小故事。待了两天,孩子们终究纯真无邪,跟这位新来的漂亮老师慢慢开始靠近。郭老师,外边的世界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玩吗?郭老师,你真漂亮,要不你嫁给张老师吧,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郭老师,张老师还偷偷跟我们说你讲课的时候,让我们多鼓掌,多向你笑呢,张老师一定喜欢你。孩子们都很小,但是郭卿敏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懂那么多,而且说出来的话让郭卿敏难以招架。不能骂孩子们,郭卿敏每次都回去怼张伟一顿,这个瘦弱男子每次都是笑呵呵的,小眼睛眯着,露出整齐的牙齿,看起来要多傻有多傻。
原本想着带两天,可是不知不觉之间郭卿敏在这里的带着足足够十天半月,就连那个唯一的床褥,郭卿敏看着天气愈发的寒冷,干脆利索的她喊了张伟去床上了。两个人穿着衣服搭着被子,郭卿敏这段时间对这个男人已经很了解,可是这么近距离跟一个那人一张床,是郭卿敏从没有过的。
但是她每次看到这个瘦弱的身影卷曲在长椅上盖着军大衣,总是感觉看起来更加的瘦小。
第一晚有些忐忑,可是瘦弱男人很规矩,就这样连续三天之后,郭卿敏也彻底放下心来。偶尔有时候因为睡觉姿势或者起的太早做饭太疲惫的关系,瘦弱男子总会偶尔打呼噜,几乎有强迫症的郭卿敏在忍耐,当忍耐到极限时,总会伸出脚把他踹醒,有时候这个男人呼噜夸张了,气的郭卿敏用力一脚把他直接踹到了床下去。裹着被子的瘦弱男子,委屈巴巴的看着郭卿敏时,郭卿敏总会冷漠的瞪他一眼,然后侧身继续睡觉,瘦弱男子看不到每次这时候,郭卿敏冷漠无比的俊美脸庞上会有些放松,性感的唇角也会微微的翘起。郭卿敏没有说离开,男人也没有去问,就这么白天教课,晚上穿着一起睡在一张简陋的床上。郭卿敏下面条的技术倒是变好了很多,每次在男人忙碌着的时候,完成之前他应该准备好的早餐。有一天,瘦弱男人让郭卿敏帮半天忙去给孩子上课,至于讲的肉棒男人也细心的准备好了。看着男人一大早急匆匆的离开,郭卿敏那冷清的性格也懒得再去问。郭卿敏这一天很生气,因为她最讨厌说话不算话的人,特别是男人。以至于郭卿敏到了下课讲了一节课,就大小姐脾气爆发,让这些孩子们早早放学离开了。孩子们离开,每一个出去教室的纯洁小生命,都会发自真心的微笑,发自真心的说一句郭老师再见。这种如同温水流淌在心头的感觉,让郭卿敏有些无所适从,甚至有些理解为什么那个臭家伙一边抱怨这里,一边又甘心守在这里。
当快傍晚的时候,瘦弱男人总算回来了,郭卿敏心中压抑着愤怒的情绪,冰冷的感觉更加浓重。
可是当看着男人兴冲冲的跑进房子里,又把手中的肉棒展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郭卿敏有些不那么生气了。一个很小的生日蛋糕,也就比巴掌大一些,还有一些小零食在一个塑料兜里。你的包啊,还有身份证和手机都放在大桌子上,我可不是故意偷看你隐私的,就是看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就想着你帮忙教孩子那么累,我想给你一个惊喜的。去了隔壁村子买了这些东西来,可半路耽误了很久,我怕回来的晚,就自己跑了二十多里地回来的,幸好赶回来了。这个蛋糕不大,意思意思就行了,我工资那么少,还要补贴一些给孩子,你就将就一下吧!
我还给你买了点零食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镇上的商店也就这些东西了,我看你这段时间吃东西都是最饿的时候才吃两口,应该是吃不惯这里的饭菜,条件确实有点差,我这不是帮你打打牙祭。你看,这个鸭脖子就不错,耐啃,还辣辣的,你们女孩子一定会喜欢,我上学那会儿,好多女朋友都吃这玩意儿。对了,先点蜡烛,你许愿可快点,我都好久没尝过蛋糕什么滋味了。这个瘦弱的男人放下肉棒,又开始摆设好,打开了这个小蛋糕的盒子,因为拿着走路太极的关系,蛋糕都变形了,软塌塌的看起来那么恶心。这种情形让男人不好意思的看了郭卿敏一眼,见她没有什么表示,自己也当做没看见,赶紧点燃了蜡烛。做好这些,瘦弱男子小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郭卿敏,笑容那么纯粹和傻呵呵的说着:好啦,快快许愿吧!郭卿敏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又看看眼前的比巴掌大些的小蛋糕,感觉自己这个生日过的真特别。要是在以往,郭卿敏对于这个男人根本不会正眼看一下的,没有男人的担当,唠叨,长得普通又瘦小,这样的男人原本就不该出现在郭卿敏的生命里。
当天晚上,两个人继续躺在一张床上睡觉。郭卿敏一直以为自己足够平静,对一切都很平静,就像是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提不起兴趣一样,没有自己喜欢和在意的肉棒,也没有任何有兴致的肉棒吸引自己。
但是今天郭卿敏的心有些乱,有些睡不着,偶尔看一眼身旁躺着的男人,今晚这个男人偶尔打呼噜的声音也出现,郭卿敏没有向往常一样去狠狠踹醒他。男的姿势有些累,因为两个人睡在这里很不方便,所以男人侧身了一下歪着脑袋,额头在睡梦中不知不觉抵在了郭卿敏的额头。睡着的瘦弱男人,看起来也很纯粹,跟那些纯粹质朴的孩子一样。
原本以为这个瘦弱男人很懦弱无能,但是郭卿敏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这个男人内心深处,有着如山一般的刚性和坚持,就如同这原始的大凉山区,带着一种隐藏着的苍凉和厚重。
第二天一早,郭卿敏突然跟这些瘦弱男子说要离开了。男子质朴的脸庞带着错愕与惊讶,但是片刻之间就恍然,哪怕是表情带着失落与不舍,可还是在努力的挤出他纯粹的笑容。待了那么久,是该回家了。这是男人听完郭卿敏的话语之后说的一句。收拾自己的肉棒,男子让学生们自习,送郭卿敏很远,并且来到山村之后又交给了一个去县里的驴车之后,瘦弱男人掏出一沓有零有整的钱给郭卿敏。郭卿敏从没有接过男人的钱,可是在男人说要座客车去市里,还要再倒车,这边没有手机支付,只能用现金之后,郭卿敏犹豫了起来。
当她又听到男人说了一句等以后再来这里把钱还给他的时候,郭卿敏把钱接过来塞进了自己的限量版的爱马仕包里。又犹豫了一下,郭卿敏总是感觉这次离开这里的心情很糟糕,她从包里掏出一张照片,那是自己最喜欢的一张照片,然后递给了瘦弱的男人。说着记得自己的样子,省的下次再来还钱的时候,不认识自己了。男人接过来照片,那种珍贵的模样让郭卿敏心里好了不少。一辈子都不会被忘的。男人说了这一句话之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还是那么才纯粹,那么的傻。郭卿敏费劲波折离开了偏僻荒凉的大凉山,当她再次回到喧嚣繁华的城市后,感觉自己像是适应了那个偏僻又安宁的世界,来这里足足过了两天才慢慢的适应。回到家里,家人没有询问她去了哪,因为这个倔强的丫头在郭家总会这样由着性子。回来之后的郭卿敏,专门安排人去了大凉山,去了那个偏僻落魄的希望小学,带去了钱,带去了各种各样想不到的美食与用品。打电话询问了那边的情况,知道派去的人已经开始联系那边的征服,开始重新新建那所学校的时候,郭卿敏罕见的笑了起来。有两次打电话询问那边的情况,郭卿敏特意问了那个叫张伟的傻老师,知道对方每天都在重建学校的喜悦中后,郭卿敏心里也踏实了下来。这件事情让郭卿敏的心情很好,可是还有更糟糕的事情在等着。那就是家里继续且强硬的屄婚,这让郭卿敏心神疲惫。天气越来越冷了,当郭卿敏心里突然有些烦乱的时候,忍不住给派去的人询问那边的情况,有条不紊的建学在正常进行,这让郭卿敏踏实了很多。
可是在电话的末尾,在工地上的人临近挂断电话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最近这边下了一场雪,那个叫张伟的老师也不知道为什么去了山里,然后一天一夜都没回来之后,郭卿敏有些慌了。连夜派人开车把自己带到了曾经荒凉的学校,原本郭卿敏准备一生都不会踏入这里的,可是因为那个笑起来很傻的瘦弱男人,她还是来了这里,这跟她决绝的性格完全不符。郭卿敏喊了很多人,也让很多关心张老师的村民一起去寻找张老师。这里前段时间下了一场大雪,可是已经过去两天,还是没有找到张伟。郭卿敏有些绝望,从未有过的悲伤,这对她几乎与看透一切的冷漠态度来说,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郭老师,你来啦,张伟老师经常会说起你呢,他还跟我们说他想你。郭老师,张伟老师说等再见到你啦,就不让你走了,还是要跟你结婚生孩子,哈哈哈。郭老师,张老师下雪第二天,说是要给送给你一个礼物,就上山了,可是到现在也没回来,张老师还要我们吗?我不想张老师离开我们回家的。很多小孩子在看到郭卿敏的时候围了上去,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郭卿敏看这个这些孩子,大多都穿上了新衣服,那是郭卿敏让人送来的物品,问了几个没穿新衣服的孩子,那是因为舍不得穿,并不是没有。郭卿敏这一天又亲自上山去寻找张伟,可是在一无所获准备下山的时候,听到了村民说发现张老师了。郭卿敏听了之后迈腿狂奔,长发在冰冷的寒风中飘散,像是稳定不住的梦幻。
当郭卿敏看到张伟的时候,他已经跌落山崖变成了一具尸体,身体全都冻僵了,毫无血色的脸庞,眼睛闭着,一如当初一张床睡觉时,那种恬静与温馨。张伟的腿摔得留了一滩血,已经结成冰,已经挂着霜雪的脸庞还挂着笑容,脸庞枕着的是他的手掌,手指紧紧贴着一张从没有离开过他身边的照片。所有村民在哭泣,质朴的山民知道谁才是对他们好的人。郭卿敏蹲在张伟的身旁,伸出手抚摸着他冰冷僵硬的脸颊,郭卿敏想要把自己的那张照片从瘦弱男人手里抽出来的时候,不知道是抓的太紧还是冻僵了,怎么都掰扯不开他的手。最终那张照片被拿在郭卿敏手里,扯烂的那半边还抓在死去张伟的手心。安静的看着这个瘦弱男人躺在山崖下的积雪中,郭卿敏将自己的照片撕碎扔在了旁边。尸体被运走了,连同那个瘦弱男人脸上挂着的笑容,哪怕是死去,笑容看起来还是那么傻。郭卿敏感觉自己的心被撕扯,从出生到现在这种感觉让郭卿敏从未有过。失魂落魄的爬上曾经张伟爬过的山,郭卿敏不知道下雪之后这里有什么肉棒值得张伟过来,也不知道他想送自己什么,但是这一切郭卿敏已经不在意,只是想循着他的步伐,去走一遍他最后走的路。心,从没有过的疼,见惯了这世界的冷漠与虚假,见惯了太多的爱你可以付出生命的谎言,郭卿敏这一刻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冷清。
当走到山崖一处的时候,郭卿敏怔怔的站在了原地,雪后张伟上山,可是眼前出现在郭卿敏面前的,是一团混乱的雪迹,还有明显是其他人鞋底纹路的印记。
原本在努力平静的郭卿敏,这一刻所有的情绪爆发了。越愤怒越平静的郭卿敏,下了山,询问了所有现场的人呢,在自己派来的人说过郭卿敏的父亲在雪后第二天派了几个人过来看看施工进度之后,又去山上转了一圈就匆匆离开。郭卿敏已经知道了一切,警察找到那个瘦弱男人的尸体就断定是失足,甚至都没去失足现场看一眼,至于郭卿敏的父亲,除了权势与利益的计算之外,他根本不会关心这些底层蝼蚁的死活,怎么可能来这里看。更何况这次的建学校事情郭卿敏没有跟任何人去说的。郭卿敏猜测到了一切,因为逼婚,因为郭卿敏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又不断的关心这边的学校,甚至那个瘦弱的傻子手里的那张照片,都是足以让他死去的条件。郭卿敏回到了家里,跟父亲大吵了一架,最终说同意父亲的要求,可是要知道谁干的这一切。知道了父亲派过去的人之后,郭卿敏连夜去了那座城市,把他们一家都杀光,然后在夜店里买醉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肥胖如猪和秃顶的猥琐男人黄石川。郭卿敏感觉这个人真的很恶心,玩女人也很变态很下贱,所以郭卿敏感觉他是最好的人选。最终第二天一早,郭卿敏喊两个人拉着这个黄石川去领了结婚证。把结婚证让人送到了家里,顺便把消息给了那个跟郭卿敏订婚的男人,郭卿敏一想到那个二世祖包括自己的父亲,看着她和蠢猪一样的黄石川在结婚证上的夫妻照的时候,郭卿敏就打心底的开心。在这座城市里,郭卿敏报了仇,就没有再回家里,甚至跟家里说着,再有一次强迫自己的事情出现,那见到的只有她的尸体之后,家里已经不再逼迫他。那个层次的男人什么样的女人都能得到,但是已经结过婚的信息传出去,他们最在意的还是脸面。这件事情就算是被搁置了下来。郭卿敏扎根在了这座城市,但是人活着总要有个目标,于是开始从第一天买醉的夜店开始,狠辣决绝的郭卿敏成了一条强龙。一直到郭卿敏被所有圈子里的人称为眼镜王蛇的时候,郭卿敏心中的戾气终于松了口气,也同时强迫自己忘掉那个笑起来很傻,长相很普通的男人。高贵优雅深入骨髓,郭卿敏也在不断的催眠自己,这个世界没有谁能配得上自己。夜店的混乱,性与放纵,甚至在入股了一个侏儒的会所下,有看过了更加荒唐的混交与各种花样。郭卿敏一直都是冷眼旁观这群人,就如同她曾经一直冷眼旁观这个世界。今年,郭卿敏强势的从家里抢到了这里能源类的份额,在需要竖立一个傀儡在公司的时候。看着很多人选,郭卿敏准备让徐玲玲去做这个人的时候,偶然之间看到了公司名额中有一个人叫做张伟。郭卿敏改变了主意,让这个叫做张伟的人去做了这个老总傀儡。对于这个名字,郭卿敏有些好奇,在见到那个人的时候又有些失望,终于不是那个长相普通瘦弱,笑起来像傻子一样的张伟。郭卿敏被自己的幼稚逗笑了,在准备让这个傀儡张伟离开的时候,可他随口说了一句你好像很疲惫。
这让郭卿敏有些恍惚,因为在那段岁月中,那个傻子一样的瘦弱男人,也曾经这么说过她。后来因为利益,易安河的人准备干掉郭卿敏,被恰巧在一起的张伟久了一次,郭卿敏这时候有些想要夸奖一下易安河,有这样的魄力。
不过张伟的表现,也是让郭卿敏心中温暖,刚开始的时候他也是很懦弱的想逃跑,可是终究咬着牙又跑回来拉着郭卿敏离开。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不是都是那么懦弱无能,但是关键时刻又能表现的像个男人。
郭卿敏干掉了那次参与的易安河手下,可是她明明知道那个易安河是侏儒,但是现在又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最近侏儒曾经找到了一个带着天生媚骨,让男人总是有中欲望升腾的女人送给了一个大人物。
那个大人物对他很喜欢,所以郭卿敏很理智的没有行动,可是在绝对的力量下,郭卿敏不认为一只鸡长着翅膀,就能像鹰一样征服天空。她在等待时机,等待干掉侏儒的时机,同时对那个张伟和他妻子的情况感觉很有意思。
已经没有任何有趣事情可做的郭卿敏,准备看看这对恩爱夫妻是不是能给自己提供一些有意思的事情,让自己了无生趣的心情能好一些。
每个夜晚,令人恐惧的冷艳眼镜蛇,总会站在大厦的最顶端,俯视着这座繁华的都市,可是心却一直守护在那个偏僻破旧的学校,那个简陋的床,还有曾经在身边躺着的瘦弱身影。闭着眼睛,甚至无数次郭卿敏感觉那个曾几何时令人忍受不住的轻微打鼾声,也是那么的令人回忆。
高贵冷艳的女神,在所有人面前都如同一座万年冰山,只有深夜独自俯视都市的时候,才会偶尔在眼角有些晶莹。每当这种情况出现之后,郭卿敏总会为了自己的软弱气恼,重新恢复冰冷和对一切都毫无兴趣的表情离开大厅,重新披上所有人都恐惧的伪装。郭卿敏在努力保持之前的状态,她是所有人都害怕的眼镜王蛇,所有底层蝼蚁都都应该仰视和膜拜的完美存在。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