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雾第二部

善恶图

都市生活

正在这时候,妻子浑身一颤,鼻音控制不住的发出轻哼,妻子抓着盘子的小手猛然用力,关 ...

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63章

女人如雾第二部 by 善恶图

2022-7-19 18:20

  开始的时候,我认为自己太过敏感,被侏儒那个王八蛋给整的快要神经质了。
  可是在这时候,我突然又认为里边有些问题。徐玲玲是郭卿敏的人,徐玲玲的老公却要邀请刘珊去澜庭会所吃饭,如果我按照阴谋论来推算的话,是不是这也是侏儒的后手?为什么?因为他跟郭卿敏查过我和妻子的事情,肯定也会知道刘珊跟王超和我们交换的事情,这点事情对于那种大人物来说,想知道什么很轻易都能查出来的。接下来徐玲玲的老公就开始接近刘珊,这里边有没有侏儒的意思?疑惑着是跟妻子有关,也或者是因为那位钟校长是徐玲玲的老公,作为郭卿敏的左膀右臂身边信任的徐玲玲,他的老公要是背地里做点什么不利的事情,那肯定是灯下黑,令人措不及防的事情。
  “老公,你这水龙头开那么大哗哗的,手也不洗就看着水龙头流水发呆,是不是被刘珊来咱们家的消息给震惊住了?好啦好啦,老公,赶紧准备吃饭吧,今天坐的都是你爱吃的,给你好好补补身体。”
  妻子站在外侧洗漱间的墙壁拐角,性感风情的微笑配上迷人的脸庞,看起来令人那么迷醉。
  我笑着点点头应着,妻子转身去了餐厅那边之后,我关掉水龙头擦干了手,这才来到了餐桌前坐下来。孩子单独坐一个椅子。
  妻子和刘珊两个好闺蜜坐在对面,我自己单独坐在一侧。
  我的脑子里又开始各种猜测与分析,因为侏儒这个人总是给我一种很危险的感觉,就像是暗中从阴暗处爬出来的魔鬼,而且这样的人在他所能足够的范围内,是没有什么底线与规则约束的。这还跟郭卿敏这样的人很大的不同。
  “老公,今天刘珊来咱们家,你看你呆呆的样子,乱想什么呢,是不是着急了?”孩子在旁边,妻子半遮半露的向我说笑了一句。刘珊红着脸只是低头小口吃东西,而我也是把心中那种阴暗的猜测驱散。一顿饭吃的简单又开心,妻子在马婷的面前,就是被调戏的份儿,可是面对性格腼腆温柔的刘珊,妻子又变成了那个不断逗弄笑闹刘珊的人。这顿饭吃完之后,妻子跟刘珊在聊天,刘珊倒是真的负责,两人叙旧之后,又聊起了有关孩子在学校里的事情。
  我去了厨房里抽烟,对于刘珊今晚的到来,心里很期待,这个女人给我的感觉很好,如果说真正能让我很喜欢的女人,马婷是一个,刘珊肯定是一个了,其他的就没有这么强烈的喜欢还有亲近感的。
  我的脑子里,一个高傲冷漠的冰山女神影子出现,瞬间被我赶出了脑海中。那种人物,我现在是想都不敢想了,现实与幻想永远都有差距的。
  但是想到了郭卿敏,我又想到了她信任的徐玲玲,还有给我感觉有点不好的徐玲玲老公。希望我自己分析的是错的,我嘴里叼着烟,拿出手机来编写了长长的一段信息给郭卿敏发送了过去。把我从刘珊那里听到的内容,包括我自己猜测和分析的最坏剧情,都发送给了郭卿敏,最后备注了一下这只是我胡乱猜测的,防止出现什么问题,提醒一下郭卿敏。几分钟之后郭卿敏回了一句知道了,冷清利索的性格一如既往的。
  我心里只希望是我多想,可是侏儒这个危险人物又让我感觉这样多提醒一下郭卿敏总是没错的,这些人物的脑子里想什么,我真猜不透。
  我见郭卿敏还会给我回了一句知道了,我立刻又想到了说这些周四要去澜庭会所的事情,我这段时间的噩梦,总是绕着这个地狱般的地方。
  我赶紧趁热打铁跟郭卿敏发送着信息,“敏姐,侏儒那个王八蛋不安好心,你今天还把公司的周萌让徐玲玲带走了,这段时间你可要小心点啊,侏儒是没有什么底线的。要是按你猜测的上次准备杀了咱们的易安河是侏儒,那这家伙肯定心狠手辣。
  我胆小又是普通人物,你们的事情我们也参与不进去的,要不这个周四我跟我老婆就不去澜庭会所了吧,赶紧心惊肉跳的。而且我跟妻子也都说了,以后我们再也不接触侏儒那个家伙,而且也不再去澜庭会所了。”
  这次,我把信息发送过去之后,就没有任何回话了,一直到我一根烟抽完了好几分钟,我见没有回话,想给郭卿敏继续发送信息的,可是想想还是没敢,怕再惹恼了这条毒蛇。晚上八点多钟,孩子很乖巧的做完作业,又去准备去小卧室睡觉了。今天孩子因为刘珊这位班主任在,所以表现的很乖,在孩子睡觉之后,妻子又去看了看,确认了睡着之后来到了客厅里。这次妻子说话就开放多了,“刘珊,我老公这段时间可真的很想你。今天你一定要玩的尽兴。正好这段时间我跟两个姐妹学了好多小花样,也有对付女人的,也有伺候男人的,到时候让我好好教教你,保证比咱们当初交换的时候还要刺激的。”
  妻子笑呵呵的,说完话的时候,妻子抬手在刘珊坚挺却大的不夸张的胸前波涛上捏了一下,吓得刘珊赶紧躲避掉了。至于我,则是坐在了妻子的身旁,妻子坐在我跟刘珊的中间,我的手伸进了妻子的吊带睡裙中,妻子那条为了今晚特意穿上的丁字裤,中间竟然是镂空的,让我的手毫无阻拦的直接碰触到了妻子温热有点湿润的敏感处。刘珊躲避着妻子的咸猪手,被妻子说的有些羞臊,又拉长音喊了一声妍姐之后,刘珊跟我们玩了太多刺激游戏,所以鼓起勇气有些不服气的说着,“这有什么。今晚,今晚我就是来让张哥舒服的,以前的时候王超跟我好多花样也都玩过的。而且最近那个钟校长,还经常会给我发一些有关调教啊,捆绑啊,还有被人凌辱虐待的文章和小视频呢!妍姐,你等着吧,看我今晚努力一下,把张哥的魂儿都勾走了,以后他对你可就不感兴趣了。”
  刘珊也在努力向妻子反击。
  妻子把修长的美腿伸直岔开一些,方便我的手在她吊带睡裙里边作怪,同时妻子的手对着刘珊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可是在刘珊说完话之后,我隐约感觉这个徐玲玲的老公,也就是那位想要跟刘珊上床的钟校长,目的肯定不单纯。调教?凌辱?捆绑?这不就是当初侏儒优雅绅士,又用成功人士的那种魅力和侏儒产生的同情心,让妻子对他有所接受之后,侏儒对妻子所做的事情,隐约有种这些游戏的影子。不过侏儒做的最多的就是语言的羞辱和作践,并且在这种尊严被践踏,自我感觉到下贱中,妻子的兴奋感被扭曲的夸张。这难道就是初级的?现在那位钟校长也提起了这样的SM玩法,而且还踢了澜庭会所。
  我心里的危机感在不断的加重。一切如同一张无形大网,让我浑身汗毛倒立。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