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雾第二部

善恶图

都市生活

正在这时候,妻子浑身一颤,鼻音控制不住的发出轻哼,妻子抓着盘子的小手猛然用力,关 ...

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140章

女人如雾第二部 by 善恶图

2022-7-23 17:58

  “那我带她走。没事的话那我先回去了。”
  心中千回百转之间,我已经有了主意,在目前的选择中,我只能硬着头皮选择其中一个最为理智和合理的。
  我说完话之后,转身看着不远处呆呆站在那里的江雪。江雪的呆滞眼神此刻已经从前方的墙壁转移,这一次江雪的目光主动看向了我。
  我跟她对视了两秒钟,江雪的眼睛依旧那么美丽,圆闪闪的魅力眼睛在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弯月,可是从毕业之后,我好像再没有见到江雪开怀的笑容,还有银铃般的清脆带有感染力的声音。郭卿敏在那边无所谓的嗯了一声,我准备去江雪那边的时候,突然间又想到了一件事情,今天很多烦心事情,让我忽略了另外一件重要事情,“对了,敏姐,我听你说了不止一次让我跟你去大凉山,你那边干什么?我去不去的又帮不上什么忙的,要不我就不去了吧?”郭卿敏面容平静的看着我,只不过那双眼睛带着的冰冷,看起来都懒得回答我的问题。
  “敏姐,我是怕出事,你要是周末这两天搞定了侏儒,哪怕是抓到他,我就去,如果他还活着,我总是不放心我的妻子。或许因为你的关系,侏儒不敢对你动手,就会把气撒在我们身上也说不定,我不能让妻子受到任何伤害的。更何况你还让我带着江雪,她们两个在一起,而且两个毫无能力的女人单独待着,我根本不放心。要是去也可以,那我就带着她们一起去。”
  我向郭卿敏说着话,并且我隐约感觉到跟郭卿敏在一起的时候,总会让我头疼和纠结的时候,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要把这件事情给推脱了。
  “不用带她们,周末我会解决掉侏儒,现在就看侏儒的魄力了。如果是一般人,跟你想的肯定出差不多,所以我也说想用你妻子做鱼饵钓他上钩。
  但是怕就怕这个阴险狡诈的侏儒,要你比的眼界和格局大很多,他在这座城市我不怕,现在各个交通路口车站机场,我都给人打过招呼,只要看到侏儒就能立刻把他给阻拦下来。
  我不怕他在这里搅风搅雨,我怕的是他也进京,保住那个老李的大腿,然后出各种阴损主意,不论怎么样,这个家伙对于琢磨这些东西,还是很有能力的。去大凉山没有你想的那么危险,只是去看看,三两天之后你就可以回来了,我在那边也不能浪费太多的时间。
  我只是怕自己万一真的不能成事死掉了,这一趟去大凉山,就当时缅怀一下回忆。另外,这个女人在你那里待多久呢,嗯,这样吧,待到我从京城回来吧,或者等我死在京城的消息传回来。那个时候你想怎么样就随便你了。到时候我会带着大威那几个得力手下一起去的,大威这家伙,我在的时候忠心耿耿的,我只要活着一天,他就能死心塌地为我卖命。
  我就怕万一我真的死了,这家伙就成了一把没有主人的刀,到时候也是个麻烦。再好的刀,只有握在足够能力的人手里,才能发挥作用,不然也是一把惹麻烦的废铁。现在想想,古代皇帝驾崩之前都会杀掉一批能臣武将,其实何尝不是一种悲哀与自我保护。好了,今天跟你说了太多了,你可以带着这个女人回去了,对了,回去之后,你可以跟你妻子商量一下,就跟她说说,有没有兴趣想管理一下澜庭会所。这段风声过去之后,澜庭重新开业也只是在我们几个股权人的翻手之间。或许跟你妻子说了之后,你会有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郭卿敏每次的感慨或者吐槽,都能让我控制不住的心惊肉跳,我甚至都不知道她的话哪里是真的哪里是假的,但是不论哪一种,对我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我对郭卿敏的话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站立了几秒钟之后我直接转身来到了江雪的身边。看着这个几乎崩溃到绝望的悲伤女人,我说了一声咱们走,见她没有任何动作,烦躁不安之下我哪里有那么多心情再去等着她去思索,径直拉着她的胳膊离开了这间办公室。走在二楼走廊,江雪被我牵引着向前走,我的脚步加快了一些,生怕郭卿敏又从办公室里冒出来,再给我整一些其他的棘手事情来。现在想想眼前各种情况,我只感觉头大。在走廊拐角准备下楼梯的时候,讨厌的墨菲定律再次被验证。
  “等等,刚才医院那边打电话过来了,玲玲还是没有撑过去,刚才在医院已经死了。或许她本身就没有想继续活下去的意志。好了,可以走了。”
  郭卿敏在门口处说了一句,高挑的身材看起来那么完美诱惑,说完话转身就走进了办公室里。
  我看着那个迷人的火辣背影,不知道什么有种悲伤和孤单的感觉。
  我转头继续向前,哪怕是在下楼梯的时候我还在不断的加快脚步,只是江雪被我拉扯着手臂,只是努力的向前迈步跟上我的脚步。
  当我离开一楼昏暗的空间走出来,看着外边倾斜的太阳还有威风,我还是感觉不到任何轻松惬意的感觉。
  当我上了车之后,看着坐在我身边副驾驶位置上的江雪,我有些伤感的闭上眼睛。那个亦正亦邪却总是给我一种踏实感觉的徐玲玲,平时的时候古灵精怪不知道在搞什么鬼,可是每次都会跟我欢笑。
  我现在想想心情总是怅然若失,鲜活的生命,说没就没了,这种生命的脆弱感让我完毕的失落与感慨。睁开眼睛调整思绪,我又深深看了一眼江雪,侧身过去稍微趴在她的腿间,江雪还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是我的动作让江雪有些紧张,但她却微微把那双漂亮的腿分开了一些。
  我把安全带帮她系好,这才开车快速的离开。一路上我没跟江雪说话,而她还是保持着沉默无语的情形,我在路上不断思索着这件事情会对我家庭和妻子的影响,时间很短就来到了小区。
  当我带着下车的江雪上楼来到门口的时候,我拿起钥匙准备开门,却听到了房间里的对话声。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