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雾第二部

善恶图

都市生活

正在这时候,妻子浑身一颤,鼻音控制不住的发出轻哼,妻子抓着盘子的小手猛然用力,关 ...

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278章

女人如雾第二部 by 善恶图

2022-8-2 18:27

  妻子的后背在微微的颤抖着,随着呼吸的起伏不定,妻子在听到我说的这些话语之后,整个人都有些装不下去了。这时候的妻子应该无比的羞臊难堪,所以还是没有跟我说任何的话语。其实不说话和装作没听见,已经证明了妻子的心中想法,对于她的默认,我只是想笑笑,把视线从妻子偶尔会悄无声息的夹紧一下修长美腿的动作,已经知道了想知道的答案。针孔探头很好装,一些高的地方踩着椅子就固定上去了,还是那种很不错的吸附式的确实很牢固。
  我按照自己说的地方,做好了之后,又来到卧室里把存储器打开,然后悄悄放在了床底。这一切只用了十来分钟时间,不过妻子还是一直背对着我这边躺着,没有说话,这时候的妻子比刚才要平静了一些。做完之后我躺在了床上,当我关灯闭眼之后,过了好久妻子幽怨又带着别样的动听声音传了出来,“你,你都弄完了?”我嗯了一声,然后侧身从妻子背后紧紧抱住了妻子,跟之前一样,我的跨间很妻子圆润的蜜桃臀紧紧卡在了一起,顺便把一条腿从妻子性感修长的两条美腿中间穿过去。
  “都布置好了,总之,老婆,之前有关这件事情,咱们已经谈论的足够多了,现在再说也没什么意义了。因为很多道理和咱们的分析都交流过,现在,就遵循你的本心,去放纵堕落一次吧!”
  我感受着妻子心中复杂,现在情绪似乎也变得不怎么稳定,于是我一边安慰着妻子,一边紧抱着她性感火辣的身体,想用这样的方式让她能平静安稳一些。接下来妻子没有立刻说话,我还以为自己在睡觉或者想这件事情的事情,妻子过了许久才向我幽幽的说着,“那,那老公你不许生气,真要是做的很过分的话,你不许生气。不知道为什么,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突然有点放不开了。还记得咱们最初交换的时候吗?那个时候你也是这么劝我的,想想这辈子很快就老去,等咱们老了回忆的时候,确实没有什么刺激的话题可聊。在真正接触交换之后,我甚至都能的大着胆子跟你说很多骚话,也能用别的男人狠狠的刺激你。看你那种眼神我就喜欢的不得了,当然很多男人也能带给我难以想象的刺激感觉。
  可是现在总是放不开,生怕你会生气,你会担心什么,也或许是我想多了吧!”
  “从开始到现在,真正涉及到交换的事情,其实咱们一直都处理的很好,甚至你最担心的交换之后我不珍惜你,或影响咱们感情的事情,都没有发生。咱们之间的感情足够的稳固,所以能够忽视掉很多其他干扰。明晚,放下一切,敞开心扉,只要你喜欢,马叔做的再过分也没事,你能享受到前所未有的美妙和满足,我也能感受到扭曲的兴奋刺激,其实这样的状态也挺好的。”
  我回答着妻子,不断的给她放松下来的心理暗示。
  妻子这时候在我怀里蠕动了一下,销魂的美妙身体触感之下,在我的悄悄顶撞时,感觉到了妻子臀缝的夹紧,同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哼声。
  妻子在刚才我说的话语和我装监控的刺激下,我明显感觉到妻子的身体已经变得兴奋起来。
  妻子这时候火辣的曼妙身体安静下来继续被我搂抱在怀里,妻子的声音变得更加轻声,性感的脖颈和耳廓在昏暗的卧室里都能看到隐约的红润,“老公,我说的做的很过分,不是说马叔,而是说我自己。就是,就是,就是我那个时候,也不知道自己会面对马叔的时候,骚成什么样子。总之就是先跟你说一下,反正你都不在意了,那我也不在意,只要彻底放纵的享受一次就好呗!说真的老公,你重新把监控装上,那我,那我到时候一定会让你感觉很刺激的,至于心情咋样,那我就不管了,你这个变态老公想要看,就让你看个够。不跟你说了,我要睡觉了,再说下去,你指不定又使坏呢!”
  妻子说着说着,就跟小花读文章一样,变得轻轻喘息,似乎不愿意再继续把这个话题聊下去了。
  妻子羞臊无比的扭捏了几下之后,我原本以为妻子羞恼的不再说话,谁知道妻子那水蛇腰扭动之间,性感的圆臀和修长的美腿远离了我。在我疑惑中,妻子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来,“老公,今晚不许碰我,我怕我有点忍不住的想要了。现在咱们谁也不碰到谁,今晚睡个安稳觉再说,反正明晚上你也睡不着的,婷姐说要把你榨干,让你三天不下床呢!我还要,还要去跟马叔单独相处,所以今晚还是不能碰彼此身体了吧,好难受的忍耐感觉。”
  “好啊,现在就为了伺候马叔,不让我这个老公碰了。”我听了妻子话语之后心里理解了一些,我按照妻子说的那样不再逗她,而是改成了正面仰躺,看着卧室天花板。
  “就是为了伺候马叔爽,不让你碰我,急死你。”妻子又故意刺激了我一句之后,我忍不住笑笑也没说什么。
  妻子那边有几分钟没说话了,我这时候突然又有些睡不着了,看着天花板,我的思绪感觉很乱。也不对,应该是我从大凉山回来到现在,思绪一直都很混乱模糊。
  “老婆,盒子里那些情趣的肉棒少了很多,还有大颗粒避孕套也少了很多。是侏儒来咱们家的那一晚上用的吗?”我终于承受不住胡思乱想对我内心的折磨,向妻子突然问了一句。
  妻子身体一怔,甚至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很明显,不知道是在恐惧还是在回忆。竟然半晌没有说话。妻子没有睡着,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突然发现自己问出这样的问题真的很愚蠢。当我深深吐出一口气,想要闭眼睡觉的时候,妻子在我身旁轻声的嗯了一声。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