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雾第二部

善恶图

都市生活

正在这时候,妻子浑身一颤,鼻音控制不住的发出轻哼,妻子抓着盘子的小手猛然用力,关 ...

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368章:终章

女人如雾第二部 by 善恶图

2022-8-9 21:54

  经历这些事情之后,我和妻子一切都步入了正轨。交换这件事情就如同我们的秘密,从此再没有提起过。
  当孩子这一天上了初中,要住校了,我跟妻子又变成了二人世界。曾经的激情已经渐渐冷却,当跟妻子亲热完之后,感觉现在有些力不从心,还感觉那种极度枯燥乏味的亲热,让我们一个月都来不了一次。躺在床上,我叹口气感慨,“真希望还有一对夫妻跟咱们一起玩,那样就真的圆满了。”
  话刚说完我立刻警醒,脱口而出的话语让我心里后悔。因为害怕妻子好心情被我破坏,妻子还是紧抱着我享受美妙的余韵没说话,可我感觉整个房间变得压抑起来。
  妻子过了许久从我胸膛抬起头看着我,语气温柔,“老公,你心里真这么想的吗?”我一看有戏,身体侧卧对着妻子问着,“具体怎么找合适的夫妻你有计划吗?你去寻找合适目标还是我去找?”妻子露出笑容,脸庞羞臊看起来那么的风骚妩媚,这还是妻子今晚第一次笑。
  “这种事情当然是你们男人该做的,我哪好意思去找对方,羞死人了。”
  面红耳赤的妻子说完之后,似乎不好意思看我,背对着我躺下了。
  妻子经过岁月洗礼,现在看起来更加的成熟魅力,现在更加的有韵味,或许用带着诱惑性的『少妇』俩字来形容更贴切。
  第二天一早来到单位之后,我就打开浏览器搜索起来。
  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几个专门给夫妻提供的交友网站,从里边找到了不少微信群聊和QQ群的信息。这一切都像是一个轮回,曾经十年之前,我对这一幕是多么的熟悉,只是在那次崩溃的结局之后,我选择删除了所有的相关联络,现在又一次的去寻找。一切如轮回,距离上次我们交换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年。十年仿佛就是一个轮回周期,我们结婚第一个十年尝试了交换,有无数的刺激和兴奋的回忆,之后因为很多波折与困苦,最终我很妻子选择把这件事情深藏在心底。现在,那种枯燥乏味的生活再一次的折磨着我们,让我们有一次迈出了尝试交换的脚步。
  亵渎:番外1
  那紧握着手机,再次走到了客厅坐下来,点上烟抽着,等我用卧室余光看到面前的烟灰缸时,又想起来自己已经结疤的额头,我触摸着这个冰冷的玻璃烟灰缸,那么厚实,拿起来也很有分量,就是这个烟灰缸,被侏儒抄起来砸在我的头上吗?
  想到这里,我抽着烟把客厅的灯打开了,当我按照刚才视频画面中的位置,来到了沙发出的时候,我仔细的看着沙发面,我甚至想着能看出来些许痕迹。
  可是很明显沙发座套已经被清洗过,干净的没有任何痕迹留下来,家里一切都正常,就仿佛除了监控这个事实之外,我所看到的就像是一个幻觉。时间在流逝,对我来说每一秒钟都是度日如年,刚才那些监控的画面,就像是梦靥一样,不断的在我脑子里回放,我甚至有些后悔去看那段视频监控。
  我现在不知道妻子怎么样了,一方面心里也愤怒,在生她的气,以前时候也会有这样的情况,总以为是为我好,其实她很多做法都很幼稚,而且怕我生气根本不会对我说。另一方面我更加生气的是妻子不跟我说这些,隐瞒着我或许是怕我难受,怕我伤心,可我更怕她做出更傻的事情来。在我忐忑不安中,我甚至已经幻想着最后最坏的那种猜测时,我听到紧握在手里的手机响起信息提示声,我赶紧打开看了一下。经过几分钟,马婷终于把照片给我发送了过来。
  我现在还没去过马婷的家里,从她跟袁大柱领证结婚之后,我跟马婷之间因为很多别的事情在忙碌,我们见面接触的时间都少了很多。
  当我看到马婷的卧室时,感觉袁大柱那位外国高管确实很有钱,就连卧室收拾的都这么漂亮,而且那张很时尚很大的床上,我妻子和另外一个女人都躺在床上睡的正香。联想之前妻子跟我发的信息,现在看起来确实是这样,因为妻子还随口说了一句还有一个公司的其他女同事。
  我这时候的心里总算踏实了下来,只要妻子别真的离开去做什么傻事情就好,接下来就是要见到妻子,把这件事情跟我妻子好好谈谈了。
  我坐在沙发上抽烟的时候,看着马婷发来的照片,马婷拍了七八张照片,而且各个角度都有,甚至怕我多想,还把照片的水印都改成了今天的。
  我现在心里稍微踏实了一些,寻思着妻子没有离开,这已经不算是最坏的结果了。这短短时间我才发现自己烟不离手抽了几根,当我重新回到床上躺下来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一团乱。一直倒很久之后,我迷糊着不知道什么睡着了,可是睡的很不踏实,经常会被惊醒过来。就这样一直煎熬到了天亮,我感觉到了极度的疲倦,可偏偏没有任何的困意。
  我起来有点了根烟,然后把笔记本重新捡了起来。打开笔记本,外表看起来问题不大,只是因为砸在墙上的时候太过用力,一个角被摔碎,屏幕也布满了丑陋的裂痕。想了想,我没有再去动电脑,而是把监控的存储器usb插头拔下来,看看这个东西完好无损,又放回了原处。
  原本我想打开笔记本,看看除了屏幕之外硬件有没有坏的地方,这个电脑硬盘里还有很多不能传出去的视频,我可不想变成冠希那种傻屄,都当成了娱乐资料存放在很多人的电脑里。尝试几次开机完全没作用,这个用了几年已经老化的笔记本寿终正寝。正在这时候我听到了房门轻轻响动的声音。
  我的身体一颤,握着笔记本的手瞬间用力。窗外的天色才隐约的亮一些,这个时间我妻子回来,到处都流露着不寻常的感觉。轻轻的关门声响起来,我甚至能听到妻子在可以压抑着的脚步声,虽然那么小心翼翼,在安静房间里依旧能听到熟悉的高跟鞋动听声音。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现在已经是五点多钟,妻子肯定是天没亮就赶了过来。接下来我听到门外有换鞋的声音,之后就是穿着拖鞋的脚步声向卧室这边走过来,这次的声音在经过走廊的时候,脚步声音突然间顿住了。愈来愈就的脚步突然停止,是妻子透过卧室门缝看到里边的灯光,所以愣住了?
  几秒钟的时间,对我来说无比漫长,因为这一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妻子,哪怕是前一刻我无比渴望见到我的妻子。经历了这么短暂而又漫长的煎熬中,卧室里的我终于受不了这样压抑的情绪,我随口说着,“老婆,是你回来了吗?”当我话语出口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多么的低沉嘶哑,这一夜里,从凌晨回来一直到快要天亮,我都这么独自的待在家里,烟都不知道抽了多少,或许这时候我的形象会更加狼狈。
  我的话语落下来,又停顿了两秒钟之后,走廊那边有些紧张而又慌乱的声音这才传了出来,而且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老公,你回来啦?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今天从婷姐家里醒了就听她说昨晚你打电话问了很多奇怪的问题,我寻思着你不可能这么快就回来呢!”
  妻子说着话的同时,卧室房门也被推开。
  妻子穿着一件深色打底裤,修长笔直的美腿线条勾勒的几乎完美,上身是一件浅色的t恤,外边还有一件很薄的版长款小风衣,配上妻子靓丽的容颜和性感火辣的身材,几天不见,我感觉妻子比以前还要优雅迷人,带着异样的魅力。
  妻子魅力的迷人脸庞有些红润,或许是着急赶过来累的吧,妻子看着我的表情充满了关心和惊喜,那种发自心底的情感中,这种情绪是装不出来的。
  妻子走进来把风衣脱下挂好,转身来到床边坐了下来,紧紧挨着我。
  “老公,你怎么了?好像情绪不好?你什么时候赶回来的?是不是没睡觉?我看你眼睛都有血丝了。是不是这次出门不开心?
  郭卿敏那个女人很自我,要是有不开心的事情就不用多想了,总之,以后或许她也不会再来干扰咱们之间的生活了。老公,你回来不赶紧休息,拿着这个笔记本做什么呢?”妻子坐在我身旁,哪怕只有这两三天不见,妻子在突然看到我之后,脸上的笑容就一直都没有消失过,说话的同时妻子已经紧紧揽住了我的肩膀,把身体紧紧贴在我身上。
  我回过神来,感受着妻子火辣弹性的身体挤压着我,那种感觉让我踏实了一些。
  我近距离的看着妻子,这一刻我心中百般滋味涌上心头。侏儒在我晕过去之后来过我们家里,而且以我看到的录像来说,那一个晚上,妻子遭受了无尽的凌辱和折磨,以后的录像我没有去看,甚至我都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勇气再去翻看。
  但是这一切的苦难和折磨,妻子一直都没告诉过我。
  妻子这是为了怕我担心,自己独自去承受了那一晚上的煎熬与折磨,而且在面对我的时候,又一次表现出一切平安的状态,跟我保持着正常的情绪。
  妻子为了我,被侏儒胁迫着,受了多少委屈多少苦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那一晚上对我来说,是个巨大的折磨,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的性格总是这样,以前的时候生活平淡无奇,很多烦心事情妻子也不会跟我说,总会想着自己去默默处理和承受,之后继续向我保持笑容,给我一种一切都好的感觉。现在的妻子现在看起来又一次做出了这样的蠢事。这些事情,让我对妻子充满了浓烈的愧疚,我甚至愿意陪着妻子承担着一切。
  可是,可是我不愿意妻子违背了最低限的原则,比如向侏儒妥协了一切,包括我不知道的一切事情,都答应了侏儒,这样的话,对我来说还不如那一晚上直接然侏儒杀了我。
  我的拳头忍不住的紧紧握着,这一刻的我对侏儒的恨意几乎到了顶点,我这辈子谨小慎微,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丧良心的事情,可是我这时候就是想用刀子狠狠的把侏儒杀了,剁成肉泥去喂狗。
  “闲着没事想上网呢,发现这个笔记本坏掉了。”
  我僵硬的挤出来一个笑容跟妻子说了一句,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语气太僵硬了,让妻子的笑容变得尴尬了一些。
  “嗯,这个笔记本用了好几年了一直没换,你要是以后经常用笔记本的话,抽时间咱们一起去逛街,再去买一台新的吧!咱们现在家里又不缺钱。对了老公,你现在是要睡会儿还是准备吃饭?现在大早上早餐应该都开始摆出来了,我可以去帮你买点早餐去。”
  妻子向我说着话的时候,顺手把我手里的笔记本给接了过去。
  妻子说着话转身,那双魅力的眼睛一直盯在笔记本上,美丽的眼睛里带着古怪的眼神看着笔记本。笔记本狠狠的砸在墙上又落在地面上,靠近显示屏的上盖,角上那么明显的砸碎痕迹,妻子走到了卧室角落的那个桌子上,把笔记本放在桌上的同时还把笔记本显示屏掀开看了一眼。
  当看到显示屏已经破碎裂开变成了蜘蛛网,妻子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僵硬了。
  我知道妻子在看到眼前笔记本的状态时,心里肯定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许妻子在回来之前,已经跟马婷沟通过了吧,毕竟知道我大晚上打电话的时候,妻子应该知道我已经回来了。
  可是到现在为止这几个小时都没有睡觉,只是抱着一个被我狠狠砸烂的笔记本发呆,这些古怪的情况让妻子变得谨小慎微了起来。
  妻子放好笔记本,来到床边坐下,然后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老公,你到底怎么了?出去一趟回来,怎么那么古怪?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刚才说郭卿敏以后不会再出现,也不会再骚扰我们了?你怎么确定的?”感受着妻子有些温凉的柔软小手,突然之间我想到了刚才妻子随口说出来的话语,我转头看着妻子,这是我回来之后跟妻子第一次的对视着。
  妻子的手抖了一下,近距离的看着妻子时,我总是感觉妻子是那么的魅力,那么的充满诱惑,并不是故意做出来的风情,而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迷人味道。
  “那个,我就是猜的,她不是北上了吗?那里是她的老家,而且比咱们这个城市强太多了。她既然回去了,怎么还会回来咱们这个破地方呢!老公,你是不是一整晚都没睡?要不,你先休息会儿?等你睡会儿我再喊你吃饭?”妻子温柔的向我说着话,紧握着我的手同时,又给了我一个紧紧的拥抱。
  妻子抱着我是那么紧,身上带着熟悉的清香味道,嗅着妻子身体的味道,我能肯定妻子没骗我,至少今晚在马婷家里还有一个女同事,她们三个人在马婷家里是真实的。
  “我晕倒的那一晚上,侏儒来咱们家了吧?你和他之间,谈了什么?你如果还在意这个家,还在意我们之间的感情,是不是也该毫无隐瞒的告诉我了?”我向妻子问着。话语落下,妻子紧抱着我的火热娇躯突然变得无比僵硬。(大家过年好,小蝶你也好,咋退群保平安了?书评好像没有回复功能,只能在这里回复了。最近好像多了不少,很多朋友我好像都不认识,感谢大家继续支持吧,我尽量更新,水磨工夫,大家不要捉急啊!)
  妻子的异常那么明显,哪怕是极度疲惫,脑子开始浑浑噩噩的我,在这时候也是感受的很清晰。
  我跟妻子拥抱着,看不到妻子的的表情,我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冲动,问出来的话语何尝不是对妻子的又一次伤害。这个蠢女人,自以为是的把所有的事情都独自扛下来。今晚看到的笔记本录像里,如同我几乎愤怒纠结到疯狂,或许妻子的心里也是这样的滋味。
  “我有些困倦了,我先睡会儿了,记得中午左右喊我起来吃东西,顺便,顺便把我想知道的事情告诉我,好吗?”我的手拍拍妻子平滑性感的美背,因为这时候我感觉到妻子在轻轻的哽咽,无声的哭泣着,这让我感觉自己更加的有负罪感,可是我知道这件事情不说通,不解决,我跟妻子之间的隔阂将一直存在。同样的,我之所以说想等醒过来再知道,因为一整晚的虐心和担惊受怕,在知道妻子没有离开这座城市,没有消失在我面前之后,我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放松下来。上半夜的坐车,下半夜的揪心,这时候我终于感受到了强烈的疲倦,头嗡嗡的快要炸开。
  我也想利用这段时间,给妻子一个整理心情和思绪的时间,我相信妻子应该明白怎么做的。
  我松开了妻子弹软的火热身体,感受着妻子的魅力真的越来越大了,这时候的我已经不敢去看妻子的表情,我害怕因为妻子悲伤和令人心疼的表情,我又一次改变了主意。这次,我真的不想再改变主意,或者是因为妻子的为难,很多事情我选择性的忽略过去。
  可是这件事情,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可以忽略过去的,全都是原则性的问题。
  我连衣服都懒得托,侧身卧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我努力的闭眼,感觉眉头因为紧皱变得有些酸疼。过了好一会儿,卧室里变得无比安静,哪怕我这么疲惫不堪,可依旧没有睡着。
  当我感受着被子轻轻搭在我身上的时候,接下来听到一声令人心碎的轻轻叹气,接下来就是细微的脚步声出现,悄悄的离开了卧室。终于,疲惫和困倦战胜了一切,我终于迷糊着睡着了。这一觉睡的很不踏实,脑子像是浆糊一样,让我不断的胡思乱想,而且做了很多稀里糊涂的碎梦,每一个梦都不好,令我心惊胆战,可是当我迷惘的睁开眼睛时,又什么都记不住。
  “老公,老公,你醒了?坐了一晚上车,早上你也没吃饭,现在去吃点午饭吧!要是实在太困了,等会儿吃完饭再睡会也行。”
  睁开眼睛时就看到妻子坐在床边轻轻晃动着我的肩膀,见我醒过来之后,脸上带着关心和心疼的表情向我说着。
  妻子已经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一头柔顺的长发绑扎起来,露出性感的脖颈和耳垂,妻子的容颜是那么的魅力充满诱惑。
  我慢慢清醒过来,然后从床上坐起,妻子这时候变得有些手脚无措,“今天我请了假,也没有去上班,看你这样的状态我不放心。”
  我嗯了一声穿上鞋站了起来,偶尔转眼看了一眼角落中的桌子,这时候的我完全醒了过来,“那台笔记本呢?”我的话让妻子一愣,紧接着那双魅力的眸子盯着我古怪的看着,随口向我说了一句,“那笔记本坏掉了,我就放在桌下左边的大抽屉里了。”
  妻子的话让我心中安稳了一些,然后我转身去了卫生间。等我全部都是利索,顺便换了身衣服走出来之后,正看到妻子坐在餐桌前等待着我。桌子上两个清淡的小菜,还有一大碗热汤,妻子很用心的帮我准备了一顿午饭。
  我感觉饥饿的很,拿起筷子开始狼吞虎咽,妻子在旁边看到我开始吃饭之后俊美的脸庞也像是松了口气。就这菜连续吃了两碗白饭,还喝了两小碗热汤,这时候的我才感觉自己像是鲜活了起来,也感觉到了自己处在现实的世界中。见我吃的很多,妻子很开心,性感的红唇微微翘起,收拾餐桌的动作似乎都轻快了不少。
  当我来到客厅沙发上正在抽烟的时候,妻子又细心的帮我接了杯茶水放在了我身前的茶几上,紧接着妻子也坐在了沙发上,“孩子在婷婷家里,因为马婷最近在研究着以后的路,心里不踏实,也知道你没在家,所以非要喊着我还有另外一个关系不错的同事去她家里聊天吃饭,后来又直接睡在了那。他老公或许会被调回国内,这样一来就不会留在咱们国家了,所以马婷在犹豫着要不要跟着大柱一起去,要是这样的话,就不方便经常见到她爸和这里的亲戚朋友了。要是早知道你今天就回来的话,那我就不会去马婷家里了,她还说等今天下午下班了,过来咱们家里吃饭,顺便再跟你聊聊呢,说的是很久都没有见你了。老公,你还没说这次去了大凉山到底怎么了?郭卿敏是不是北上了?这时候应该已经到地方了吧!”
  我听了之后嗯了一声,犹豫了一下深深抽了一口烟,还是把问题转移到了我最想知道的方面,“应该到了吧,我也不清楚,从大凉山分别之后我就直接回来了。现在不是猜测郭卿敏坐什么的时候,现在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侏儒现在在哪?你跟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妻子在犹豫,在纠结不定,可是我睡觉之前的话语让妻子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因为妻子并没有惊讶和无所适从,而是在犹豫着,显然是在我睡觉的这段时间里,已经思索了很多,而且也对我的问题作出了准备。
  “他走了。”犹豫了这么久,在我准备把烟给灭掉的时候,妻子终于开口说话了,可惜她说的这三字含糊的很。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妻子,妻子的漂亮脸上突然挂上了苦涩心酸的笑容,紧接着妻子向我这边坐了一些,柔软的小手伸过来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老公,你为什么你会知道昨晚的事情,我想了很久,无外乎就是郭卿敏告诉你的,或者你自己从哪发现的,或许是那台笔记本上。是吗老公?”妻子魅力的脸庞侧着看向我,当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妻子突然露出的笑容没有任何得意和怪罪的意思,只是看着我笑的那么温馨。
  我突然变得心虚,这几个小时里,很多事情联系起来,以妻子的细腻和精明,其实很多事情已经不难猜测。这件事让我有些愧对妻子,想了想之后,既然我决定想让妻子把所有的一切都说出来,那么我也需要把我的一切都告诉妻子。
  “对不起老婆,其实咱们家里安装了针孔的摄像头,不过最早之前安装这些的,并不是不相信你,也不是故意用这样的方法去诡探什么隐私。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你妈,是因为,是因为当初这些监控,是你妈主动让我去买的,当初买的时候她也跟着了。那个时候的目的,其实是想看看你跟马叔之间的互动,你不说你最排斥的就是不轮的事情吗?
  而且那个时候你妈,包括我,都是充满了好奇和期待,而且那个时候是最初的时候,咱们那个时候刚接触交换没有多久,对这一切都很放纵和好奇的时候,所以我也有些蠢蠢欲动的想看你跟马叔之间是不是会发生点什么。其他的事情我没有想那么多,而且也没想到会像今天一样的令人心累。这些我没骗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询问你妈,这件事情她知道,这些东西也都是她主张买的。至于那台笔记本,里边还有最初你在酒店里跟侏儒第一次出去约会的情形,就是跪在那很风骚很主动,几乎成为玩物的那一次。笔记本里,还有其他的一些画面,不过都是无关紧要的了。好了,你的疑问我都告诉你了,完全没隐瞒,现在是不是该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了?
  你就准备只跟我说一句他走了?”我跟妻子坐在沙发上,相互之间紧紧握住彼此的手时,我向妻子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了她,在我看来,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这个家都快分崩离析了,对于这些事情也没有了隐瞒的必要。
  “既然这样的话,那一晚上发生的所有事情,你都看到了吧?”原本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妻子,在听到我说出来的话语之后,整个人变得都紧张了起来,已经到了这个程度,我还是不明白妻子紧张什么,以前的时候肆无忌惮的玩交换,深陷入那种欲望与放纵的快乐中,看着自己的妻子被男人干,甚至妻子跟其他女人一起来充满刺激和撩拨的来伺候我。在我看来妻子对于性来说,已经完全没必要去羞耻去隐瞒我,澜庭会所我被捆绑在椅子上,也曾经绝望的看到跟侏儒来我家的那一晚差不多的情形。
  “看了,不过看得很难受,撕心裂肺的疼,看了不到一半就没有看下去,控制不住把笔记本砸了,你回来家里的时候看到我拿着的笔记本,就是被我砸的。”
  我回到阿里妻子一句。今天是不是因为我太敏感,也许是太疲惫了,总是感觉妻子一惊一乍的,就如同现在一样,原本手有些紧绷的妻子,在听到我说出只看了一半没看下去之后,妻子的表情又变得我有些不能理解。
  “那一晚上,我并不是故意隐瞒你,因为一切都发生了,跟你说只会让你心里更难受,我就没有告诉你。
  当天你被打晕过去,侏儒是准备把咱们带到他落脚点的,可后来怕暴露自己的位置,又非要逼着我把你带到家里来。
  我没办法就照着做了,然后来到我们家里之后,发生的事情就是那样的,被侏儒和那个保镖一起,玩弄了接近一晚上。天不亮我就送你去了医院,接下开的事情就是最早的是我隐瞒你的情形了。侏儒他们两个那一晚又玩弄了我,老公我真的后悔以前没听你的,距离他那么近。
  我后悔了,可是那一晚上我没有任何办法,我不想让自己的老公出事,我只想着让你好好的活着,就跟侏儒说的那样,等我一切都忍受过去之后,以后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了。
  我不想我的老公被伤害,我不想你死,为了你我什么事都能答应下来。”
  妻子说着话,说到后半段的时候,整个人陷入了失神的状态,在轻声的喃喃自语着。
  “那一晚上的事情,算是我无能没本事,让你受苦了,除了那一晚上发生的事情,我想知道你跟侏儒之间聊了什么,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还有,你收的什么都答应他,又答应了什么?
  老婆,都告诉我,我想知道这一切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论怎么样,就跟当初咱们说过的一样,只要咱们相互之间还深爱着对方,就没有人能吧咱们分开的。”
  感觉妻子温热的小手被突然变得有些冰冷,我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妻子已经开始准备跟我谈论这件事情,并且这一次的妻子跟往常不同,前往的妻子总是在故意隐瞒着我,很多事情都会忽略过去不会让我知道,可是在今天,妻子选择了正式的面对,而且开始正面回应我想知道的事情。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